第512章 底線之上,什麽都可以談
作者:無事早歸      更新:2021-10-14 11:05      字數:2584
  見諸葛南琴有些沮喪,陸寬溫和地看向了她,給了她一個自信的眼神,示意她不必擔心。

  李淳風更是拂塵一擺,笑著打圓場道。

  “陸大帝,師妹,請不要緊張。”

  “師尊是何等偉大的存在?他一定已經在命運的長河中,窺探到了部分未來。”

  “師尊所作所為,一舉一動,都暗合了命運的指引。”

  “貧道愚見,師尊既然願意見你們,那就說明無論如何,師尊都會出手幫你們的。”

  “否則師尊直接閉門不見客不就好了?”

  “但同樣是告知麒麟的位置,可以很詳細,也可以很粗略。”

  “這就取決於陸大帝你的誠意了。”

  “依貧道看,三次加價,隻是一個形式。”

  “師尊看重的,是大夏一方的誠意。”

  “在你們心目中,麒麟的位置,究竟價值幾何?在你們心目中,師尊出手一次,究竟價值幾何?”

  “這才是命修不能完全把握住的,也是師尊真正想知道的啊。”

  被李淳風點破真實意圖,萬沛藍不滿地瞪了自己的大徒弟一眼。

  嗬嗬,真當本座不知道你在打什麽小算盤麽?

  想到這裏,萬沛藍鼻子中發出一聲危險的冷哼,警告自己的大徒弟不許再說話了。

  隨即他看向陸寬,收起了笑容,冷淡道。

  “陸大帝真不愧是天命之子啊,居然讓我的兩個徒兒都胳膊肘拚命朝外拐。”

  “既然被淳風說破了,那就沒意思了。”

  “本座改變主意了,決定隻給你一次出價的機會。”

  “價格讓本座滿意,本座就勉為其難幫你們一次。”

  “課要是讓本座不滿意,那本座就要下逐客令了!”

  “逆命運指示行事又如何?我萬沛藍,會害怕與天爭命?會不敢逆天改命?”

  “早晚本座要反了這賊老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陣放肆的狂笑後,萬沛藍輕輕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身體微微前傾,認真盯住了陸寬的眼睛,仿佛要把他看穿一樣。

  “陸寬,想知道麒麟下落,就好好掂量掂量你的籌碼,別讓本座失望!”

  被天下第一命修這樣近距離打量,要說陸寬心裏不慌,他自己都不信。

  事到如今,陸寬也明白了萬沛藍的真實意圖。

  萬沛藍有心與大夏在獵殺麒麟一事上合作,賣大夏一個人情。

  但是萬沛藍更想弄明白,天機宗在陸寬心目中的分量。

  勢力與勢力之間結盟合作,司空見慣。

  但是天下沒有永恒的朋友,隻有永恒的利益。

  忠於友誼的人存在,但是為了利益而背叛盟友的人,更多。

  友誼看不見、摸不著,虛無縹緲。

  天機術算盡天下,卻算不準人心。

  想知道利益會在什麽時候壓過友誼,想知道盟友在多大利益麵前會選擇背叛,萬沛藍也拿不準,隻能一點一點試探。

  而能值得萬沛藍親自出手試探,可想而知,萬沛藍之後的圖謀會有多大,風險會有多高,他對大夏又有多忌憚!

  想明白這點,幾個呼吸後,陸寬不但不緊張,反而自信地迎著萬沛藍的目光,輕鬆自如地笑了起來。

  背叛?

  哈哈哈哈哈哈哈。

  與東州絕大多數利益為先的仙人不同,在陸寬的字典中,根本不存在這兩個字。

  哪怕萬沛藍之前無意中算計過幾次大夏,但是隻要他之後不再針對大夏,陸寬依然願意與他成為朋友。

  為帝者,不僅要有迎戰天下的雄心壯誌,更要有包容天下的博大胸懷。

  消滅敵人不是最高明的手段,把敵人變成朋友才是。

  管他萬沛藍之後想做什麽,隻要不損害大夏的利益,大夏就絕不會落井下石。

  不僅不會落井下石,還會助萬沛藍一臂之力。

  這才是真朋友,不是麽?

  想通此間關節後,陸寬鄭重地抬起手,從容地指向了張儀。

  “萬祖師,大夏的習慣,是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智者盡其謀,勇者竭其力,仁者播其惠,信者效其忠心,文武並用,垂拱而治,這是朕追求的目標。”

  “朕指派張儀全權代表大夏,與萬祖師協商擊殺神獸麒麟一事。”

  說到這裏,陸寬意味深長地看向張儀,沉聲道。

  “隻要不違背大夏的底線,什麽都可以談,你明白了嗎?”

  明白,太明白了啊!

  見陸寬如此信任自己,將這般重任相托付,張儀興奮得渾身顫抖,感動得無以複加。

  能以凡人之身,代表一國之重,與極境強者進行談判,簽訂協約,這是何等殊榮?

  就在他應下陸寬旨意的那一刹那,他的【縱橫】大道開始有所觸動,緩緩膨脹起來。

  縱橫家,追求的就是把握天道之下的眾生命運。

  如今與萬沛藍談判,正是牽扯到東州無數百姓命運的關鍵舉動,縱橫大道怎麽能不興奮?

  感受到虛空中的波動,萬沛藍若有所思地看向了張儀,輕輕撫掌。

  “妙極,妙極。”

  “之前隻聽小南琴說大夏縱橫家很是不凡,如今近距離一看,果然有點意思啊!”

  “命修一道對命格、對天賦、對靈氣要求都很高,非天地鍾愛之人無法修習。”

  “本座也好,李淳風也罷,南琴也罷,都是天賦絕頂之人。”

  “而大夏縱橫家居然另辟蹊徑,通過舍棄繁瑣的細枝末節,換來對未來大勢的宏觀把握,這樣就繞開了天機術對資質的要求,讓凡人也可以染指神的領域。”

  “單憑對未來大勢的預測,縱橫術完全不輸本座的天機術啊!”

  “好,好,好,沒想到還能看到這出好戲,本座對你能開出什麽樣的加碼,更加期待了。”

  被萬沛藍點破縱橫一道的秘密,張儀索性也不掩飾了。

  他徹底放開了背後的縱橫大道,利用縱橫之力,全力以赴開始窺探萬沛藍的底線。

  一時間,天機峰上,紫氣蕩漾,縱橫千裏。

  閉眼感受天機宗和萬沛藍身上的氣機後,張儀臉色漸漸變得越來越凝重。

  複雜,太複雜了。

  不愧是萬沛藍,對自身命運的防護真是滴水不漏,讓人無從下手。

  此次陸寬徹底放權,表示底線之上什麽都可以談。

  隻要不損害大夏的主權,不危及大夏人民,什麽都可以成為籌碼。

  是以,張儀手裏的權力大得不可思議。

  但是身為大夏丞相,張儀也必須充分維護大夏的利益,不能為了請萬沛藍出手,而讓大夏當冤大頭。

  盟友盟友,平等相交才是朋友。

  許多沒有談判經驗的人會認為,想要達成雙方合作,把萬沛藍哄開心最重要。

  其實恰恰相反。

  如果大夏無腦出讓利益,一味討好萬沛藍,這樣非但不會感動萬沛藍,反而會讓他看輕大夏。

  而如果能恰好將出價卡在萬沛藍的底線之上那麽一丁點,讓他非常難受,這樣才能震懾萬沛藍,讓他不敢小看大夏。

  雙方的盟約才會更加牢固。

  天機宗缺靈石嗎?萬沛藍缺寶物嗎?

  仔細想想,就會發現,萬沛藍希望從大夏得到的,一定不是尋常仙家物品,而是有大夏特色的東西。

  是氣運?是功德?是香火?是氣數?甚至是百姓?

  張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隻有明白了萬沛藍的真正訴求,才能準確開價,說服萬沛藍幫助大夏。

  而且通過這個價格,還要讓萬沛藍相信,大夏是值得認真交往的朋友。

  片刻之後,張儀緩緩睜開了眼睛,整個人自信從容。

  這,是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