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9章 被拋棄
作者:寶哥      更新:2021-07-22 17:25      字數:2066
  高雨晴說的不錯,如果要是麵對其他人的話,孔少爺絕對占有絕對的優勢,但問題是麵對眼前這個人不見得會比對方的速度快。

  況且在這個地方吃飯,任何人的保鏢都不能夠進來開飯店的也想求個安穩,如果裏麵到處都是保鏢的話,恐怕他們也就別想安穩了。

  萬一要是雙方出了事情,以前在重慶是有類似的例子的,隻要是這種官員的子弟發生了糾紛,基本上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雖然孔少爺這邊的身份比較珍貴,但是高玉清的身份也不見得就不行了,人家的爺爺還是黨國元老,雖然現在不在了,但如果要是處事不公平的話,還有很多黨國的老頭子在這裏看著呢,估計這些人就要去踹校長的門了。

  “你小子夠厲害,竟然是找到了他們這些人,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麵,咱們的事情過不去,不要以為有這些人護著你就沒事了,隻要是以後咱們碰麵的地方,相信你占不了便宜。”

  孔少爺冷哼了一聲,並沒有把矛頭對準高玉清,因為相對於這些軍方大佬的後代來說,劉振華很顯然還是比較薄弱的。

  如果他給這些軍方大佬說狠話的話,那就代表著他所得罪的人太多了,他的家裏也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劉振華在軍隊內部並沒有多少的根基,雖然這些日子做的事兒很厲害,但是話又說回來了,沒有那麽多的盤跟錯節的關係,在孔少爺的眼裏也就是一顆軟柿子,但今天可能他踩錯了。

  “我是不是能夠把這句話代表著宣戰,本來今天是想著好好的和解的,但孔少爺這些威脅的話,就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麽了,如果孔少爺當真是這麽想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我雖然在重慶不是你的對手,但是離開了重慶,咱們還不知道是誰的天下。”

  從來沒有人敢於這樣威脅孔少爺,但是劉振華就這樣說出來了,旁邊的戴老板也感覺過分了。

  但想起剛才孔少爺說的那些話,一樣沒有給他這個軍統當家人麵子,有的時候也應該讓這些公子哥知道天底下的厲害,要不然的話他們還不知道做出多麽囂張的事情。

  孔家的貿易必須要日本占領區和國統區相結合,這樣才能夠繼續做下去,但是在日本占領區內,劉振華的勢力應該可以說是最大的,之前的時候劉振華不願意去管他們的事兒,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對日本的頭上。

  如果要是劉振華想要掐斷他們的貿易線的話,那實在是太容易的一件事情了,隻需要給日本方麵送個信兒,恐怕他們的貿易線就要斷了,到時候孔家商行還如何經營呢?

  高玉清在旁邊也是暗暗的佩服他,知道劉振華沒有多少的根基,雖然有校長的賞識,但是在校長那裏也就是個會辦事的人,如果要是兩人當真衝突起來的話,恐怕孔少爺還是要占上風的。

  他們這一次出頭並不是因為劉振華個人,隻不過是劉振華占了個便宜而已,之前他們和孔少爺的父親在鬥爭,那個時候並沒有占據上風,現在借著這個機會,也算是給軍校那邊找回一絲顏麵。

  孔少爺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今天這個事情已經是失去了控製了,誰也沒有想過一頓飯竟然吃成這個樣子,桌子上精美的飯菜沒有人動一筷子,所有的人都從這裏離開了,而且還是氣憤的離開,尤其是孔少爺。

  上車之前,一腳踹在自己的車門上,都把車門給踹進去了。

  從這裏也能夠看得出來,這位孔少爺當真是把劉振華記在心裏了,但是後來一句話也沒說,這就說明孔少爺還是非常有理智的。

  他知道劉振華不是個簡單的人,能夠和日本人周旋那麽長時間,一直穩穩的占據上風,這能是個簡單的人嗎?

  他手下的諸多貿易都和日本占領區有千絲萬縷的聯係,如果要是劉振華真的從這一點動手的話,對他們來說沒有一點取勝的可能,而且還會把他們這些人都給搭進去,所以孔少爺就算是有萬分的憤怒,今天也沒有辦法釋放出來。

  劉振華也謝絕了高玉清那邊,因為劉振華不想進入各個派係。

  高玉清也明白劉振華的想法,一旦要是過去喝一杯酒,傳到了校長那裏對劉振華來說也不是什麽好事兒,大家的關係根本就沒有到那個份上,今天晚上也並不是專門給劉振華出頭的,隻不過是想要給孔家找點麻煩而已。

  “唉…”

  在汽車上坐在劉振華旁邊的戴老板,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說句實在話,他也應該是高玉清那邊的人,畢竟他們都是從軍校裏出來的。

  但是戴老板是搞情報工作的,和那些軍事大佬沒有辦法站在一塊兒,大家都看不上搞情報工作的人,抗戰爆發之後,情報的作用越來越顯現出來,這才提高了他們的地位,要不然的話怎麽可能會一起吃飯呢?

  “局座,今天這個事情要不要和夫人解釋一下?”

  劉振華思考了半天才把這些話給說出來,畢竟今天這個事情是夫人安排的,他們這麽做等於沒有給夫人任何的臉麵,過去解釋一下也是應該的。

  “暫時不用過去了,重慶這邊要是沒什麽事情的話,你就趕緊的返回香港吧,這些事情我來為你安排,如果要是香港那邊沒事的話,你就去北平巡視一下,畢竟這都是你原來走過的地方,要是你繼續留在重慶的話,孔家並不會善罷甘休的。”

  夫人那裏沒有必要去解釋,蔣牧作為夫人的衛隊長,一晚上的功夫都在這裏看著,所以如果解釋的話,那就顯得有些多餘了。

  聽完了戴老板的話之後,劉振華心裏也有些發涼,用得著自己的時候就快馬加鞭的回來,現在害怕給軍統惹上麻煩,就讓自己抓緊出去視察,恐怕這就是軍統內部一貫的作風吧,並沒有什麽良心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