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一定要除掉路恬!
作者:乖乖文文      更新:2021-10-14 11:06      字數:5327
  大皇子說這些話的時候心裏是忐忑的,他不確定自己突然說這些,甄蘭初是否能接受。

  但是,他願意等。

  甄蘭初擰眉,開口,“我......”

  “你不用現在回答我,我今日過來就是想告訴你我對你的心意,想讓你知道,我不會嫌棄你失去了一條腿。你若是願意,此生,本殿身邊就隻有你一人。”

  大皇子其實是害怕甄蘭初說出那個他不想聽到的答案,所以在甄蘭初說出一個字的時候就打算她。

  他要清晰的表達出自己的意思,再給甄蘭初一些時間考慮。

  “我三日後會離開,到時候,你若是願意跟我走,我便向父皇請旨,給你一個名正言順的方向。”

  “相信我,雲珟能給路恬的一切,我也都能給。雲珟給不了路恬的東西,我也一定能給你。”

  “我知道今日突然跟你說這麽多你心裏定然是排斥的,震驚的。但是,你答應我,這三日時間,你好好想想,可以嗎?”

  甄蘭初臉上原本帶著的不耐煩隨著大皇子的話漸漸緩下去。

  她很確定自己不喜歡大皇子,這一點不需要懷疑。

  對於大皇子喜歡她的理由,她也覺得很好笑,更是不屑。

  但是,大皇子說的這些話,又確實讓她心裏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感動。

  她感動的是大皇子竟然會給她這樣的承諾。

  她以前完好的時候都沒有一個人對她說喜歡她,現在失去了一條小腿,竟然有人願意許她一個一生一世。

  但是,那又如何呢?!

  她喜歡的是雲珟,是那個她一直觸碰不到的男子。

  大皇子確實也不錯,溫文爾雅,樣貌出眾。

  但是,大皇子這性子,實在不是她喜歡的。

  而雲珟,一直對她冷酷絕情,卻把所有的溫柔和細心都給了路恬。

  她想要的就是雲珟的那份溫柔,她也相信,自己會等到那一日!

  堅持了這麽多年,更是為了雲珟失去一條腿,她怎麽可能說放棄就放棄!

  “不需要考慮那麽久。大皇子,抱歉,我不會跟你走的。”

  甄蘭初根本沒有考慮大皇子聽到這些話會有什麽感受,直接拒絕。

  她不是那種扭捏的人,從來都不是。

  “你,當真要留在京城嗎?!”大皇子眼底神色暗了暗,臉上的失望不加掩飾。

  甄蘭初連想都不想就直接做出了決定,這樣對他是不是有些太殘忍了?

  “是。大皇子,抱歉,我不會跟你走的。”

  甄蘭初臉上沒有任何波瀾,就算看出大皇子很難過,很傷心,她也沒有任何感覺。

  因為不愛,所以不想去管他是不是痛苦。

  就像,雲珟不愛她,也從來不會在乎她的感受一樣。

  大皇子看著甄蘭初淡然的表情,強忍著心裏的失落,無所謂一笑。

  “我想到了,無妨。”

  他想到這個結果了,也做好了接受的準備。

  雖然,心很痛,很不想接受現在的事實。

  但是,他也做不了什麽。

  他不喜歡逼迫別人去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因為,他懂那種被強迫著做不喜歡的事情的感覺。

  是他太過一廂情願,想的也有些理所應當了。

  他以為,甄蘭初現在一定有所改變,他以為,自己給出的承諾,是個女子都會動心。

  沒想到......

  一切都不能如他所願。

  大皇子滿身的落寞讓甄蘭初擰眉,而後把視線轉開。

  她並沒有做任何對不起大皇子的事情,也根本不喜歡大皇子,所以不需要在意。

  “殿下請回吧,臣女不便相送,請大皇子莫怪罪。”

  大皇子聽著甄蘭初疏離的語氣,緩緩垂眸,轉身......

  走到門口位置,還是沒有直接離開。

  回身,看著甄蘭初,大皇子還是帶著希望。

  “我三日後的一早離開,你若是想通了或者後悔了,可以隨時讓人來找我。”

  說完這句話,大皇子才頭也不回的離開。

  甄蘭初看著,抿唇,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外麵漸漸沒了動靜,甄蘭初緩緩轉眸,看向手上扶著的畫架,嘴角輕動,聲音及不可見。

  “我甄蘭初想嫁的人從頭到尾都隻有一個。”

  不管是這麽多年的不甘,還是其他原因,她都不可能這般跟大皇子離開。

  門外,將軍夫人把大皇子送走,輕輕歎了口氣。

  大皇子的意思她多少猜到一些,不過,自己女兒的心思和性子是什麽樣子她更了解。

  所以,看著有些垂頭喪氣的大皇子,將軍夫人除了歎息也隻有歎息。

  另外一個,從現實的角度去想,她也不是很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大皇子。

  若是大皇子還是太子,她可能會勸說女兒考慮。

  畢竟,他們是將軍府,甄將軍帶領著那麽多軍隊,支持上位的可能性很大。

  隻是,女兒少了一條腿,就這一條,就沒有資格嫁入皇宮。

  可能那個時候她會懷疑大皇子的目的,應該也不會選擇相信。

  如今大皇子主動放棄了太子的位置,也說明大皇子已經沒有野心。

  這樣的大皇子,他們也不想把女兒嫁過去。

  最後就是,初兒喜歡的是五皇子,如今受傷也是因為五皇子。

  歸根到底,五皇子要對這件事負責!

  把人送走,將軍夫人去了甄蘭初的院子。

  “初兒,大皇子跟你說了什麽?”

  甄蘭初正抱著畫像看的認真,聽到腳步聲,知道是將軍夫人進來了,視線都沒有轉,聲音也是淡淡。

  “沒說什麽。”

  “怎麽會沒說什麽?大皇子最近傳了那麽多帖子給你,你沒有理會,也不見大皇子發脾氣。而且今日大皇子親自過來,剛剛走的時候看上去有些失落的樣子。你們到底說了什麽?”

  甄蘭初視線從畫像上一開,看向將軍夫人,說的很隨意,“大皇子說喜歡我,被我拒絕了。難道母親猜不到嗎?”

  她自己沒有把心思放在這件事情上都感覺到了,更何況母親這個旁觀者,應該更清楚才對。

  而且,現在外麵應該也已經傳開了,根本不需要親自來問她。

  “看來這件事是真的了。初兒,你有沒有答應大皇子什麽?”

  聽到問話,甄蘭初看著將軍夫人,“母親希望我答應什麽還是不希望我答應什麽?”

  “我自然不會逼你,一切按照你自己的心意來。”

  自從女兒回來,她除了心疼,更多的時候也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以前的初兒風風火火的,她說什麽都不能讓初兒走心。

  而這次受傷之後,初兒幾乎不出房門,整日在房間裏作畫。

  那畫上畫的永遠都隻有一個人。每次畫好之後都要看好幾日。

  她說過很多次,每次都是以初兒痛苦的哀嚎聲和把她趕出去為結尾。

  甚至有些時候,她無心的一句話都能讓初兒情緒巨變。

  所以,麵對這樣的女兒,她也嚴謹了許多。

  “我爹什麽時候回京?”甄蘭初突然轉了一個話題問道。

  她心裏明白,隻有爹回來,隻有爹在,她才有足夠的後盾去找五皇子。

  “你爹沒在信上具體說。而且,沒有皇上的準許,你爹不得擅自離開邊境。”

  甄蘭初不屑的彎了下嘴角,“父親隻要想回來,相信現在的皇上不會攔著他。”

  “確實。”

  “所以,我爹什麽時候能回來?”甄蘭初臉上已經染上幾分不耐煩。

  將軍夫人心裏歎息,“有可能會等五皇子他們回京後才回來。”

  “知道了。”甄蘭初淡淡的說了一句,眼神又轉向畫架上的畫,那意思也很明顯,將軍夫人可以離開了。

  將軍夫人看著,這次沒有選擇出去。

  “初兒,大皇子今日過來的事情相信外麵很多人都會知道,你跟娘說說你的真實想法。”

  她有些擔心初兒現在這個樣子會對大皇子心軟。

  “娘放心,我不會喜歡大皇子的,也不會跟他走。你和爹不是也希望我嫁到皇家嗎?如今的大皇子什麽都沒有,我自然不能讓你們失望,對吧?”

  她明白爹娘的意思,也懂他們想要的是什麽。

  京城中那麽多的權貴,大家的目的都一樣,無非就是金銀與權勢。

  而皇家是天下的掌控,把女兒嫁到皇家就能飛黃騰達,更上一層。

  自己的爹是將軍不錯,軍中也有不少死忠於甄家的士兵。

  但是,最終說了算的還是皇家。

  就算爹想跟著端親王造反,也要考慮後果。

  若是端親王成功了,一切都好說。

  可,若是端親王失敗了,那麽,他們甄家從此後就是萬劫不複,從功臣變成叛賊,受世人唾罵!

  就算甄家領兵幾十萬,誰也不能保證軍中所有人都是忠心的。

  所以,那個萬一,甄家可不敢賭。

  另外,這邊還有一個能製造瘟毒的路恬,任你有百萬大軍,人家隨手撒點藥,那百萬大軍立刻潰不成軍。

  也正是因為路恬,很多事情都要思慮再三。

  以前她不去招惹路恬,不去傷害路恬,是因為她在乎雲珟的感受。

  因為,隻要她動了路恬,雲珟絕對不會放過她。

  而現在,路恬的存在太礙事了,也太讓人忌憚了。

  所以,她應該可以稍微改變一些想法。

  最好,這一次路恬能夠永遠的留在古墓,但是,五皇子可一定要回來。

  若是路恬回來了,那她隻好動點手腳,讓路恬永遠的離開雲珟,永遠的離開京城。

  將軍夫人被自己女兒幾句話說的感覺臉色有些掛不住。

  “我們不是想利用你。將軍府隻有你一個女兒,我們自然希望你能嫁到皇家,然後誕下一個皇子。等將來,你爹手握重兵,咱們甄家支持一個皇室血脈也是理所應當。”

  “這不僅僅是為了你,更是為了整個甄家。”

  甄蘭初嘴角輕扯,“如果是為了甄家,娘不如直接在宗族挑選一個孩子養在將軍府名下。這樣,我以後也能有個靠山,是吧?”

  娘一直想要自己生下一個孩子。

  隻是,娘都多大了,就算真的能有孩子,十月懷胎能不能順利生下孩子都是個問題,更何況還不一定是個男孩子。

  就算真的生了一個男孩子,等他長大,學有所成,甚至獨當一麵。

  估計,她連黃花菜都等不上了!

  說到這個話題,將軍夫人臉上帶著排斥,卻也明白這件事是她必須要麵對的。

  “初兒真的這般想嗎?”

  “自然。甄家總要有個人在我身後幫襯。而且,我若是真的嫁給了五皇子,到時候五皇子可不一定願意坐上那個位置。”

  甄蘭初的眼底帶著幾分冷意,讓將軍夫人看的有幾分怔然。

  總覺得女兒在悄無聲息下變的越來越陌生了。

  “就算五皇子不願坐上那個位置,至少也是個親王。初兒做親王妃也不錯。以後生下一個世子,有咱們將軍府做後盾,也是絕對權臣貴族。”

  甄蘭初嘴角輕勾,“確實。世子也是皇室的血脈,未必沒有接班的機會。”

  “接班?!”將軍夫人被甄蘭初這話嚇了一跳。

  她沒想到初兒竟然想了那麽遠。

  “怎麽?娘覺得不可行嗎?”甄蘭初說著,冷哼一聲,“既然都是皇室血脈,皇子與世子不應該都能上位嗎?沒什麽區別!”

  她不會逼著五皇子與自己的親兄長鬧翻。

  但是,她如果真的能嫁給五皇子並且生下一個世子。

  那她一定讓自己的兒子去爭那個位置!

  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相信為了自己的孩子,那個時候的五皇子也不會反對。

  甄蘭初自己在這想的理所應當,將軍夫人的臉色卻變了變。

  如今初兒能不能被五皇子接受都不一定,初兒竟然已經生出這麽多的想法。

  還有,那路恬可真的不是什麽好招惹的角色,萬一初兒做了什麽不好收場的事情,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

  “初兒,你千萬不要衝動。很多事情並沒有你想的那麽容易。現在路恬已經與五皇子定親了,我和你爹的意思是讓你做平妻。其實,就是和路恬不分大小,一起伴在五皇子身邊。”

  這確實是將軍的意思,也是最為穩妥,最好的辦法。

  她不知道初兒都想了什麽。

  但是,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一旦做了,連最開始的簡單奢求都沒了。

  “娘覺得,有路恬在,我有機會嫁進五皇子府嗎?”

  路恬可是不止一次的表示過,若是五皇子身邊出現別的女人,她一定離開。

  而五皇子是絕對不可能離開路恬的!

  所以,隻要路恬在,五皇子身邊就絕對不會有別的女人存在。

  將軍夫人抿唇,心裏明白,確實很難。

  不過,他們現在就是在說這些事情,也在想辦法讓雲珟和路恬接受這件事。

  將軍夫人還沒開口,甄蘭初再次開口。

  “就算我真的能入了五皇子府做平妻,娘認為,有路恬在,我能生下世子嗎?”

  反正,隻要有路恬在,她所想的一切都不可能發生。

  那麽,路恬這個絆腳石,一定要除掉!

  “初兒,你,你是怎麽想的?”

  甄蘭初垂眸,“沒怎麽想,娘不用管了,我自有分寸。”

  “你能有什麽分寸?這不是小事。不管是五皇子還是路恬都不是好糊弄的,你若是有什麽想法,一定要跟娘說。”

  將軍夫人臉色都變了幾分,趕緊勸說甄蘭初。

  她怕自己女兒做出什麽衝動的傻事,若是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那就事與願違了。

  甄蘭初看了將軍夫人一眼,“跟娘說了有什麽用?”

  “你這孩子。就算娘幫不上什麽忙,也能給你參考一下這些事情能不能做。或者,娘也可以幫你看看有沒有什麽破綻。”

  將軍夫人盡量的哄著甄蘭初,想要知道自己女兒到底有什麽計劃。

  “娘放心,我現在什麽都不會做,也沒有想做什麽。若是路恬能接受我,我隻想安穩的在五皇子府生活。”

  看著甄蘭初的表情,將軍夫人臉上的擔心緩緩放下。

  “是,初兒這麽做是對的,千萬不要衝動。待五皇子和路恬他們回來,這件事你爹自然會出麵。一切等到那時候再說。”

  將軍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兒不善於算計人,若是做了什麽,定然會被發現。

  所以,她一定要防備這種事情的發生才可以。

  “我知道了,娘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會兒。”

  將軍夫人聽著,輕歎,站起身的同時看了一眼甄蘭初懷裏抱著的畫。

  “初兒,外麵景色不錯,你有空約上兩家小姐出去喝喝茶,不要一直悶在房間裏。這樣,娘會擔心。”

  甄蘭初嘴角掛上嘲諷,漫不經心的回了三個字。

  “知道了。”

  找人喝喝茶?

  找誰?

  她在京城生活了十幾年,好像沒有一個交好的小姐。

  以前娘親不在京城,她滿眼都是五皇子,基本不參加各種宴會。

  而那些小姐,她一直看不上,也幾乎不與他們往來。

  這個時候難道讓她去找樂姿和錢詩穎嗎?

  到時候,她豈不是自己送上門讓她們看笑話?!

  不對,還有個江雨珊。

  江雨珊之前還和五皇子定過親。

  不過,是江雨珊自己放手了,現在要嫁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傳臚。

  她想,江雨珊的處境應該不比自己好多少。

  看樣子,她和江雨珊倒是能有幾句共同話題。

  “娘讓人備馬車,我要出門。”

  那邊正要轉身出門的將軍夫人驚訝了一下,“這就出去?!”

  她還以為初兒隻是應一聲,並不是真的要出去。

  “對,就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