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夜探
作者:花生白露      更新:2021-10-14 11:05      字數:2126
  結果沒想到上頭主家傳話下來同意了。

  可同意後,主家那邊就再也沒有消息了,他送了好幾次口信上去,都杳無回音。

  也曾婉轉托人打聽過,隻知道,雖然每每是主家傳話下來,可真正關注張春桃的確另有他人,自己的東家在這人麵前,也不過是個聽命的角色。

  王掌櫃見那邊一直沒有回音,加上東家手下其他人,本來就對王掌櫃被東家看重不滿,見他到處打聽,也就趁機下了些話,給王掌櫃下了些絆子,讓他判斷出現了錯誤。

  後來王掌櫃才發現自己上了當,已經遲了。

  隻心裏默默期盼,上頭那位貴人要是真忘記了張春桃,就徹底忘記的好,反正張春桃已經另嫁他人,說來賀家也算家境殷實,也不算違背了貴人的意願。

  當然,這是王掌櫃自我安慰,他知道,這些貴人對他們這些老百姓來說,高高在上,隨便伸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他們。一旦貴人覺得自己是欺騙了他,隻怕他們一家子就都完了。

  王掌櫃又是害怕,又是擔心。心驚膽顫的等了幾個月,直到王永珍受傷。

  王永珍最開始說的那些話,他也不是相信的,什麽做夢,什麽前世後世的,隻當是孩子燒糊塗了說胡話。

  直到那一句,張春桃本是京城官家的千金小姐,家中出事,流落在外,被拐子拐賣到了石橋鎮,然後被張家收養。

  才讓他對這些年的疑團霍然開朗!也不知道他上頭的主家是張春桃的親人呢?還是敵人?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既然知道了,隻要張春桃成了王家人,再問問王永珍,找找線索,去京城打聽打聽,就不信打聽不出來。

  到時候他們豈不是能跟京城高官家成為親家?王家隻怕立刻就能改換門庭了,有了這樣的親家,還怕那主家後頭不知名的貴人?

  與其天天惴惴不安的等著貴人的處置,不知道哪天死的,還不如奮起博一把,說不得從此就魚躍龍門翻身了呢?

  當然隨著王掌櫃這雄心而來的,是說不出口的悔恨!真是場子都悔青了!

  若是早知道張春桃是官家千金,早知道張春桃能給王家生下四個兒子,一個閨女,他拚著命也要將張春桃給娶回家當兒媳婦啊。

  回來又問了一些王永珍關於張春桃的事情,讓王掌櫃越發的心熱。

  這樣一個兒媳婦,就和該是他們王家的!

  這可是老天爺保佑,祖宗顯靈,才給王家送來這樣旺家發家的媳婦!

  王掌櫃如今真的是心力憔悴的感覺,什麽事情都趕在了一起,還沒有一個人可以分擔。

  兒子如今心裏還怨恨著自己,覺得若不是自己,他也不會娶吳氏那個賤人,讓他成了眾人的笑話。

  老妻林氏也是怨懟自己,為什麽不同意將她侄女娶進門。

  唯有一個小孫女,不管是什麽原因,站在了他這一邊,隻可惜年紀太小,不頂什麽用。

  他又要承受家裏最親的兩個人的怨恨,又要擔心著貴人那邊的打壓,真是一截蠟燭兩頭燒。

  本以為還有時間,慢慢來打算計劃,隻要賀岩不在鎮上,總能想法子拆散賀岩和張春桃。

  可聽到了張春桃懷孕的消息後,王掌櫃就坐不住了,這女人有了孩子和沒有孩子可不一樣。

  女人若是跟男人沒孩子,倒是好分開。

  有了孩子,為了孩子好,基本都不會離開。

  再加上東家身邊跟自己關係不錯的人已經偷偷送了消息,說是關注張春桃的貴人那邊震怒,好像發了大脾氣,就等著王掌櫃這次春節收完山貨,送到府城的時候,當麵問責呢。

  王掌櫃是真的恐慌了,本來以為還有時間籌劃,哪曾想這麽快就事到臨頭了?

  慌亂之下,走了這麽一步臭棋!不僅沒將張春桃和賀岩分開,反而將自己的心思謀算全部暴露了。

  這以後若再要算計他們,恐怕就更難了。

  更不用說,自己還白挨了一頓揍,連門都不敢出,更不敢送貨到府城去。

  這幾日,王掌櫃天天在屋裏急得團團轉,頭發都快被撓禿了,也想不出一個穩妥的主意來。

  如何能讓張春桃跟賀岩合離後嫁給自己的兒子?隻要張春桃能嫁給自己的兒子,大不了這幾年吃點苦,隻要張春桃能懷上王家的孩子,最好生下來,他們王家就能借著這孩子和張春桃翻身了。

  他如今托病,延緩了去府城交貨的時間,可也隻能拖延兩三日。

  必須在這兩三日裏將事情辦妥才行!王掌櫃眼中掠過一抹陰狠來!

  嘴裏還忍不住念叨兩句:若真是到時候出了人命,也別怪他!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擋了王家的路!老老實實的將張春桃讓出來不行嗎?非要逼他出手?到時候就安心去吧,大不了逢年過節他給燒兩柱香也就是了!

  此刻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大家都睡得早,誰也沒發現,王掌櫃住的小院子,從院牆外,有兩個人影輕手輕腳的翻了過來。

  院子裏本來養著一條狗,可來人早有準備,那狗才從角落裏竄出來,還來不及張嘴汪汪叫一聲,一塊鹵好的帶肉骨頭就被準確的丟到了狗嘴裏。

  狗楞了一下,夾著尾巴,叼著骨頭,嗚咽著就回窩裏去啃骨頭去了,這麽香的骨頭,狗生未見,哪裏還顧得上別的。

  兩個人影互相看了一眼,觀察了一下環境,徑直朝著王掌櫃的房間而去,畢竟就隻有他的房間還亮著燈不是?

  躡手躡腳的走到窗根底下,就聽到了王掌櫃這番話。

  其中一個當時就忍不住了,捏著拳頭就要往屋裏衝,被另外一個人按住了。

  那個高大些的人影,從懷裏掏出一根枯草,然後用火折子點燃了,順著門縫裏,讓那煙鑽進了屋內。

  沒過多久,就聽到裏頭砰一聲,似乎有人摔倒了。

  又等了片刻,裏頭屋裏再沒有動靜,高大些的那個人,又從靴子裏摸出一把刀來,小心的將門閂給挑開了,兩個人飛快的就閃進了屋裏,然後順手關上了門。

  屋裏,王掌櫃人事不知的躺在地上,露出他那還沒消了青紫的豬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