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說了你也不懂!
作者:錦繡長歌      更新:2021-10-14 08:44      字數:2314
  第285章說了你也不懂!

  和孫耀輝簡單打完了招呼之後,江城就來到了孫老爺子的麵前,神識一掃,開始查看起了孫老爺子的情況來了。

  一個瞬間,就心中有數了。

  “江先生,我爺爺怎麽樣了?”看到江城似乎檢查完了,孫耀輝忍不住在一邊擔心無比地開口問道。

  “放心吧耀輝,孫老並無什麽大礙。”江城輕描淡寫地對著孫耀輝說道。

  孫老爺子不過是中了一種煞毒,僅此而已。

  隻要將煞毒給煉化掉就完了,真的不算什麽事情。

  “當真!”孫耀輝眼睛一亮,不由露出了又驚又喜的神色來。

  唰!

  而隨著江城這一句話,現場眾人就不由將目光齊刷刷打在了胡教授的身上了。

  胡教授已經給孫老爺子下了病危通知書,甚至說孫老爺子活不過一個星期。

  但另外一個醫生,卻說並無大礙?

  二人之間所說的,相差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年輕人,你到底懂不懂?不懂就不要亂說,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情!”胡教授頓時皺著眉頭,對著江城沉聲喝出了聲來。

  “正如你所說,人命關天,我怎麽會亂說?”江城皺了皺眉頭,瞟了胡教授一眼。

  “這還不是亂說?這分明就是在瞎扯!”胡教授繼續冷哼,“孫老已經到了藥石無用的地步了,連我都毫無辦法,但你竟然說沒有大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胡教授越說就越生氣,甚至這還是他給孫耀輝麵子,在他看來那江城分明就是一個騙子!

  “你沒有辦法,那隻能說明你水平不行,不代表別人沒有辦法!”

  江城本來不想搭理胡教授來著,但此刻也對對方的唧唧歪歪有些著惱了,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我沒聽錯吧?胡教授水平不行?”

  “真是笑死我了!這小子真不怕閃了舌頭?”

  “耀輝這是哪裏找來的奇葩?”

  江城此話一出,立刻就在現場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來,眾人都忍不住譏笑出了聲來。

  “我,水平不行?”胡教授也是一愣,然後忍不住冷笑出了聲來,“你知道我是什麽人嗎?”

  “我有必要知道嗎?”江城撇了撇嘴,滿臉的不以為意。

  “鄙人胡錦才,二十歲進入國內最好的醫科大學華夏醫科大,二十四歲考入美利堅拉耶魯國際醫科大,二十七歲獲得博士學位!”

  “畢業後在燕京人民醫院工作,十五年後擔任燕京人民醫院的院長!”

  “在此期間我多次代表華夏醫學界赴國際進行醫學交流,為華夏爭光添彩,發揚光大!”

  “現在,鄙人不才,擔任華夏醫師協會副會長,同時也是美利堅醫師協會的幹事!”

  “從醫三十多年來,獲得過醫學最高獎夏力維倫獎,而這個獎項,近五十年全亞洲隻有鄙人一人獲得過!”

  胡教授就那麽當著眾人的麵,將自己的履曆簡單概述了一遍,聽得一幹人等都是敬佩萬分。

  不得不說,胡教授的履曆實在是太彪悍了,簡直讓人五體投地,不服不行。

  “年輕人,你現在還敢說,我水平不行嗎?”胡教授緊接著又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江城,開口喝問。

  “沒錯,你不行!對於一般人來說可能還夠得上,但在我麵前,你還差得遠!”江城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不用說,一句話又在現場炸開了鍋。

  大家都被江城的狂妄和囂張給深深刺激到了。

  如果說一開始這小子不知道胡教授的身份,那還情有可原。

  但現在胡教授已經將自己的履曆說得那麽清楚了,簡直令人驚歎。

  這小子還如此裝逼,那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我還差得遠?”胡教授忍不住怒笑出了聲來,“在全球醫學界,都沒有人有資格對我說這種話!”

  “這件事情與我無關,好了,現在請不要打擾我給孫老治療身體。”

  江城卻是沒有再多和胡教授說什麽廢話了,而是招呼了孫耀輝一聲,“耀輝,搭把手,咱們把老爺子扶起來。”

  孫耀輝當即配合著江城,開始將孫老爺子扶著坐在了病床上。

  “小子,你幹什麽?”

  “臭小子你不要亂來!”

  ……

  江城這一動,門外頓時有不少人對著江城厲喝出了聲來,甚至還有人差點忍不住衝進來阻止江城。

  “都幹什麽?成何體統?”

  還是那個麵容威嚴的中年人,他目光在眾人之中一掃,輕輕開口一喝,立刻就將眾人的聲音給壓了下去。

  現場方才重新變得安靜了下來。

  “年輕人,我能問一下,你接下來打算對家父做些什麽嗎?”麵容威嚴的中年人,緊接著雙目凝重盯著江城問道。

  江城就瞟了一眼這個中年人,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此人名叫孫長謀,乃是孫老爺子的長子,在燕京也算是一個有頭有臉的存在了。

  此刻一開口,身上的威嚴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住的。

  但在江城這裏,卻是一丁點都沒有感受得到的,江城麵色平淡如水,淡淡回答:“自然是打算治療孫老了。”

  “你打算如何治療?”孫長謀皺了皺眉頭,繼續沉聲問道。

  “長謀,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裏吧。”孫老卻是打斷了孫長謀的話,“你們這麽多人都在,他還敢害我不成?來吧年輕人,你打算怎麽弄,盡管弄吧。”

  孫耀輝眼中不由閃過了濃濃的感激,他知道這是爺爺對自己的信任。

  既然老爺子發話了,孫長謀就沒有多說什麽了,不過是卻是向胡教授打了一個眼色。

  醫學上的事情他不懂,但是胡教授卻是一個大行家,有胡教授親自盯著,晾這小子也耍不出什麽手段來。

  胡教授會意,他馬上對著江城開口問道:“年輕人,檢查你也已經檢查過了,你知道孫老爺子到底是怎麽回事嗎?”

  其實江城本來是懶得搭理胡教授的問題的,不過為了讓孫耀輝和孫老爺子更加安心一些,他還是開口回答了:“表麵上看,是老爺子體內所有器官都開始衰竭和退化。”

  胡教授本來臉上還帶著淡淡的譏諷之色,可聽到江城的這句話之後,馬上微微一怔,露出了很是驚訝的神色來。

  這小子幾乎沒有對孫老進行什麽正兒八經的檢查,竟然這麽快,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了?

  不過孫教授緊接著就又反應了過來,這肯定是這小子之前就提前打聽過了!

  畢竟孫老病了這麽久,隻要有心人都能夠查到的。

  “既然你知道孫老是什麽病症了,那你打算用什麽方法去治療?”胡教授又瞟著江城開口問道。

  “說了你也不懂!”江城卻是來了這麽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