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大結局(二)
作者:清棠酒      更新:2021-11-25 18:31      字數:2126
  兩人神情緊張,連忙往樓上跑。

  照進來的斜陽將兩人的影子縮的很短。

  等他們跑到門口,陸希忽然頓住。

  旁邊陳霸催促著:“等什麽,開門啊!”

  要是她醒了,顧辭就不用再如此煎熬了。

  陸希握著門把手,莫名不想打開:“萬一不是阮幼安醒了呢,萬一……”又是上次那樣的情形呢?

  他不敢想,也不能想。

  陳霸不知道他腦袋裏在想些什麽,左手搭在陸希手上,一股力帶著他門往前。

  用的勁兒太大,兩人“咚”一聲,連同門一起撞在牆上。

  阮幼安穿著白色的棉裙,站在窗邊發呆。

  此時聽見寫聲巨響,不由得扭頭看向他們。

  陸希迎著光,察覺到她的目光,莫名有些緊張。

  像是回到小時候,她穿著兒童裝,拿著玩具來找他玩躲貓貓。

  ——陸哥哥,我要開始了喲。

  “唔……你們是?”

  不遠處少女看著突然闖進來的兩人,臉上滿是迷茫。

  她聲音沙啞,臉上的肉也清減不少。

  陸希回了神,連忙倒了杯溫水給她,驀地想起阮幼安的CT報告,轉眸問她:“我是陸希,是你小時候的鄰居。”

  她頓了下,既沒搖頭也沒點頭,轉眼看向在角落裏打電話的陳霸:“我不記得了,你是我朋友嗎,我感覺你好熟悉。”

  陸希驀地頓住,原有的笑意也僵在臉上:“你……不記得我——那你記得顧辭嗎?”

  “顧辭?”她偏著腦袋,似乎是很認真的在想。

  陸希沒敢打擾她,心情一緊一鬆的。

  沒多久,她有些疑惑道:“不太記得,他也是我鄰居嗎?”

  陸希徹底僵住了,旁邊陳霸聽見她這話,有點想罵人,卻又想起五年前阮幼安不管不顧那一跳。

  “沒事,想不起來就先別想了,你才醒,要注意保暖。”

  阮幼安點了下腦袋,並不排斥陸希他倆的安排。

  半晌,她指了指樓下:“我穿好衣服可以下去看看嗎,下麵好漂亮。”

  她眼中露出向往的神色,陸希點頭:“可以,這些本來就是為你準備的,你想去哪裏都行。”

  陸希說著,阮幼安應和著點了點腦袋。

  她穿了件外套,順著樓梯往下。

  雖說陸希讓她隨意走走,但她深有一個客人的自覺。

  繁盛的桃花林內,阮幼安好奇的打量著周遭的一切。

  這裏好漂亮啊,前麵不遠處還有個秋千。

  她摸了摸繩索,腦袋忽的一疼,不自主蹲在地上。

  在後麵跟著的陸希急忙跑過去:“沒事吧,是哪裏不舒服嗎。”

  她搖頭,順勢坐在秋千上:“沒有,就剛剛一瞬間有些頭疼。”

  阮幼安說著,顧辭忽然想起那她腦部CT裏的瘀血,不忍心將事實告訴她。

  那樣慘烈的過程,也許忘了還是件好事。

  兩人靜靜待了會兒,陳霸跟著不遠處的大樹後麵。

  從阮幼安醒來到現在已經一個小時了。

  而一個小時前,他第一時間將阮幼安醒來的消息告訴顧辭。

  顧辭還沒有回來。

  他將手放在後腦勺上,背靠大樹。

  天空中月亮逐漸清晰,他還是忘不了阮幼安從樓上跳下來時的那一幕。

  ………

  七點半,門口傳來幾聲“滴滴”聲,隨後幾輛車開進園子裏。

  阮幼安聽見這聲音,無意識朝那邊望去:“是有誰來了嗎?”

  陸希沒承認,拿掉她肩膀上的桃花:“應該是隔壁院子的,咱們不用管。”

  她“嗯”了聲,笑著坐在秋千上,被陸希推的高高。

  另一邊,顧辭一下車就往樓上趕。

  空蕩的房間,他心跳都停了。

  隨即撥通陳霸的電話:“人呢。”

  “在桃園的那個秋千那兒……”

  正說著,耳邊傳來“嘟嘟”兩聲。

  陳霸認真的將手機放到眼前,不由得笑了。

  他走到陸希旁邊,勾肩搭背拉他過來:“來來來,咱們聊一下人生。”

  陸希奇怪的看著他,天還沒完全黑呢,他就這樣:“有病?”

  “是是是,陸扁鵲來給我好好看看。”陳霸難得沒板臉,他更覺得稀奇了。

  不過,現在他有個更重要的事——給阮幼安推秋千。

  毫不留情的拒絕陳霸,他轉身往回走。

  等走到一半,他不由得頓住腳步。

  陳霸火急火燎的跟上來,也不由得停在他身邊。

  在阮幼安的視野外,曾經那個一無所有的小崽子正緊張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

  他漆黑的瞳孔裏,隻倒映著一個人。

  陸希深深吐出口氣,叫上陳霸一起走。

  “你不看了嗎?”

  陳霸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很顯然是想留在那裏看顧辭接下來的樣子。

  陸希伸手將他揮開,眸色淡淡:“會長針眼的,小心點。”

  陳霸一愣,也不生氣,笑著和他出去了。

  ………

  桃園內,秋千上。

  阮幼安看見坐著的秋千逐漸慢下來,她靠在繩子旁,小聲嘟囔著:“陸希先生,怎麽不推了。”

  後麵沒聲音,繩子上卻加了股力,秋千又再次飛起來。

  她迎風笑著:“陸希先生,你真好。”

  顧辭聽到她的聲音,恍如隔世。

  此時有幾隻鳥嘰嘰喳喳的飛過來,落在草叢旁邊。

  怕踩到它們,阮幼安連忙腳踩地,停了下來,

  霎時,她回頭一看,猛地嚇了一跳。

  一個男人站在她身後,深色的眸光,看的她有些心慌。

  看樣子不像是好人……

  可是,她一點不怕,還好奇的盯著他看:“先生,你也是我的鄰居嗎?”

  顧辭正沉沉的看她,此時聽到她叫自己先生,不由得征愣住。

  陸希所說的腦部重創,已經嚴重到不認識人了嗎。

  他喉頭微澀,隨即露出抹笑來:“鄰居……是誰告訴你的?”

  “是陸希先生,他說他是我小時候的鄰居,不過我並不認識他。”

  阮幼安說著,忽然想起什麽,揚起抹友好的笑:“我看先生氣宇不凡,不知道有沒有女朋友呢?”

  顧辭靜靜觀察著她,猛地聽到這話,心頭一顫:“我要是說沒有,你是要做我女朋友嗎?”

  她笑著,不知從哪裏摘下的桃花枝,塞到顧辭手裏:“也不是不可以呀,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