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被討好的墨鴉
作者:輕飛絮語      更新:2021-10-14 08:44      字數:2086
  距離九幽鬼泉不遠處的暗月穀中,此刻,樓閣建築倒塌,被波及的山穀一片狼藉,幸好皆是有修為在身的婚事,到不至於直接被埋了。

  穀中空地上站著許多身穿黑衣的魂師,他們便是暗月穀中的邪魂師,那個九十七級的超級鬥羅立在最前方。

  他的身邊,正是許久不見的帥哥墨鴉,墨鴉抬頭仰望著那天際驚鴻而過的身影,神色激動的低聲道:“主上,出關了!她成神了!”

  暗月穀主瞳孔劇烈收縮了一瞬,猛然轉頭盯著墨鴉不可置信的道:“她……就是你說的那位即將成神的主上?”

  墨鴉彈了彈自己肩上黑色的墨羽刃,酷酷的說道:“是啊,怎麽,還不信啊?”

  暗月穀主倒退幾步,又看了看那片已經飛走的劫雲,語氣變得前所未有的恭警。

  “墨鴉……墨鴉大人,您看,咱們這幾年也算是有些交情了,雖然多有得罪之處,但老夫也是愛才心切,想著盡快找個傳人。

  也是一片好意,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能不能在尊上麵前替我們暗月穀美言幾句!”

  這幾年,墨鴉雖然時時被他們煩著,動不動就要收自己為徒,雖然自己沒有同意拜師,但也沒少受他指點,修行確實少走了許多彎路。

  穀中也沒人為難過他,真的是將他當做少主在敬著。

  這三年跟穀中大多人也算是有些交集,此刻,他想要快點離開這裏去找白鳳會和,然後去拜見主上。

  也不知道那小子這幾年怎麽樣了,三年前,白鳳來過死亡大峽穀,同行的還有一個名叫唐昊的超級鬥羅,來尋主上的。

  在死亡大峽穀中呆了三個月後離開,後來便在也沒有消息傳來,自己當時本來也打算離開的,但是主上沒有出關,加上在暗月穀中對他修行確實大有幫助,所以他才會留下來的。

  墨鴉說道:你們要是想要追隨主上也簡單,首先,雖然你們都是黑暗屬性的魂師,但是不能再作惡,主上可是很討厭那些作惡之人的。

  暗月穀主說道:“知道知道。我們暗月穀一直被武魂殿壓著,根本沒機會出去作惡,這個放心,現在大家都卯著勁修煉,都很少出穀的。”

  墨鴉想到,好像是這麽回事,這幾年,他們出穀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被武魂殿的人碰上了,確實沒機會作惡。

  墨鴉道:“主上已經離開死亡大峽穀了,好像是往海外去的,我也去看看,穀主要一起嗎?”

  暗月穀主大喜過望道:“好好,老夫也去瞻仰一番這位即將成神的大人。”

  天都帝國,發斯諾行省,諾丁城,後山森林處,唐昊站在樹梢,遙望著遠方。

  武魂殿,神殿外,一名神色冰冷肅穆神材窈窕麵容絕美如同女王般的女子同樣仰望著遙遠的天際,她的身後,無聲無息的出現一名老者。

  老人問道“比比東,你執掌武魂殿,情報來源豐富,可知道這是何人渡劫嗎?”

  原來這便是武魂殿現任教皇比比東和長老殿大長老千道流,鬥羅大陸明麵上最強的存在。

  比比東冷冷的說道:“本教皇並不知道她是誰,從未有過她的傳聞,更沒有任何關於事跡。”

  千道流感歎道:“真是個奇才,我等求而不得,竟然今日將親眼見證一名強大的神誕生。”

  千道流看著比比東說道:“這麽多年了,身為武魂殿的教皇,過去的就應該放下了,如今世道要變了!”

  比比東冷冷的掃了一眼千道流,轉身消失在原地。

  千道流歎了口氣,他也知道是自己兒子對不起她,做出了禽獸之事,所以,就算自己唯一的兒子被她給親手殺死,但為了孫女,也沒有選擇處死比比東。

  大陸各大勢力風起雲湧,這場渡劫已經將世界推向了一個未知。

  極北之地,一處冰窟之中,白鳳已經在這裏閉關三個月有餘了,他正在借助這裏的冰雪精氣凝聚第八個魂環,有餘天地限製,魂師自己凝聚魂環異常艱難,所以第八個魂環遲遲未能凝聚成功。

  洞外,雪鬆白燕飛來飛去,顯得非常的焦躁,它也感受到了這天地間滾滾劫氣,身為魂獸,還是十萬年的魂獸,它對於天劫異常的敏感和恐懼。

  當初,十萬年之時,它渡劫的時候有著著極北之地的冰碧帝皇蠍庇護都差點直接掛了,如今這劫氣直接覆蓋正片大陸,可想而知,這雷劫是何等的恐怖。

  不光如此,白鳳正在凝聚第八魂環,可是此時天地精氣被抽取一空,這弄不好會走火入魔的吧。

  怎麽辦,怎麽辦,雪鬆白燕在洞外飛來飛去,最後決定直接進去打斷他,受點傷總比待會兒被劫氣影響直接丟命強吧。

  於是,雪鬆白燕煽動翅膀進入冰洞中,小翅膀夾帶著呼呼風聲,拍在白鳳那英俊不凡的俊臉上。

  白鳳沒有動靜,他此時正在努力凝結魂環,天地精氣在周身盤旋,差不多已經快要成型了。

  雪鬆白燕看著天地靈氣隱隱有再次抽離的跡象,眼睛眨巴了幾下,鳥喙啄在白鳳耳根下方,白鳳頓時渾身一抖,吐出一口血來。

  睜開眼睛看著一臉無辜的雪鬆白燕,白鳳一臉茫然的問道:“怎麽了?小雪”

  雪鬆白燕嘰嘰喳喳的叫了幾聲,往外麵飛去,白鳳穩定了一下有些紊亂的氣息,很快也發現了天地靈氣有些暴動,自己如果這時候強行凝聚魂環的話可能會直接爆體而亡。

  走出雪洞,白鳳見到天空那烏雲蓋頂的樣子,有些不解的道:“怎麽了,難道要下雨了?”

  雪鬆白燕白了他一眼,嘰嘰喳喳的叫了幾聲。

  白鳳惶然道:“你是說有魂獸在渡劫!”

  雪鬆白燕腦袋快速點動,表示肯定,然後又搖搖頭,嘴裏繼續嘰嘰喳喳的鳴叫著。

  白鳳聽懂了,雪鬆白燕說的是,確實是有人在渡劫,卻不是普通的魂獸天劫。

  白鳳看著天空厚重的烏雲,隱隱閃爍著電光,什麽樣的強者渡劫能引起整個天地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