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上菜
作者:彪帝      更新:2021-10-14 08:43      字數:3055
  而我的眼中卻隻有那高大的身影,憨憨的麵容,我的臉上也隻能感受到那雙粗糙卻又無比溫暖的大手,我也隻能聽見,他那熟悉的教導。

  “天一呀!水至清則無魚,有人存在就一定混濁。你要保持一顆中和的心,才能完美的融入。”

  “天一呀!你要努力,你要堅強,你是我的種!你是我們的驕傲!我為你而自豪!你要替我們扳本!”

  “天一呀!你不必與所有人一般見識,因為你注定不一般!你是獨一無二的,你要相信你自己,你要活得人如其名!”

  “……”

  “嗯~!”我像個稚嫩懵懂的孩子一般狠狠點頭,表情天真,眼神堅毅,熱淚滾滾……

  ……

  你就像我在路上隨意踢起來的一個小石頭,你原本深嵌在泥中,安穩,踏實,孤單寂寞。

  為什麽是你?為什麽不是另一塊石頭?我當初又是怎麽想的你?隻有天知道!

  我要謝謝你陪我走過這一段愉快的旅程。

  你是否也會感謝我?

  隻是這條路最終是去往哪裏呢?

  到頭了嗎?

  天也不知道!

  遇見我,你後悔了嗎?

  終於後悔了嗎?

  ……

  次日天明,我單刀赴會,前去解救愛愛。

  多說無益,去也許死,不去則生不如死。

  我隻能被動的接受成聖的一切條件,根據他提供的時間與地點,獨闖龍潭虎穴。

  順天侯實力強大,性質黑白灰兼具,其隱晦的黑暗甚至可以覆蓋光明。

  我與他商議了許多應對之策,最終確定了方案。

  又是一個盛夏,猶記得我與蘇夢在去年的那次斷崖事件,也是炎炎夏日。

  事件都是因為女子,但願這次的愛愛可以幸免於難吧!

  夏日難免暴露無遺,衣著清爽,揣個打火機都能明顯的印出來,就更別說刀槍之類的武器了。

  我與上次一樣,裝備了輕薄的防彈衣,佩戴著順天侯公司最新研製的隱形耳麥。

  此耳麥十分微小,可以隱於發間,且不阻礙正常聽覺,隻有一點危險,就是強烈的輻射與電波對大腦與神經的傷害很大,長時間使用可能會導致暈厥。

  地點在三百多公裏之外的荒山野嶺,根據衛星地圖顯示,那裏幾乎成了半原始狀態,植被極其茂密,全麵覆蓋,隱約隻見一座廢棄的窯廠。

  這是天然防禦,因此對該地點的內部情況無從獲知。這也能從最大程度上封鎖消息,不被外界所察覺,從而主宰內部的一切事物。

  成聖一定早有埋伏,攻防兼備,隻是不知這次事件是由他一人主使,還是與他人一起合謀。

  若是項令榮也介入其中,給予支持,那就不能用不容樂觀來形容了,而是無力回天,徹底玩完。

  因為項令榮若是直接介入,他的絕對實力將會對我們構成完全不對稱的打擊。

  深入細想,此事畢竟極不光彩,卑鄙無恥,罪大惡極。成聖臭名昭著,世人皆知,他也應該不會讓別人鑒賞他這豬狗不如的禽獸舉動,所以他人參與此事的幾率不大。

  順天侯給予我大力支持,不惜將他所有尖端領域內的攻防力量傾巢出動。

  在成聖給我發來位置的第一時間,順天侯的隊伍與陸地裝備以及一些隱形無人偵察機與殲滅機就立刻出動了。

  這些隊伍一旦成功抵達目的地附近,便可鎖定勝局。關鍵還是解救人質的問題,成聖是有絕對優勢,但同時也在賭命,若是事件極化,那必將是同歸於盡,玉石俱焚。

  要一個人死很容易,要一個人死的有價值才難!這正如我之前所言,人生充斥著廢話,而廢話的價值與意義永遠要大於真理的單調與膚淺,因為廢話孕育著真理,而真理隻是善變的廢話。

  這是人類智慧驅使下的戲劇人生,否則就是低級動物的生存法則。

  有恩德就有仇恨,同情他人就是折磨他人。仇恨是智慧的陰暗麵,為了得到報複的快感,釀造了無數曲折離奇的故事。

  這可以公平的一刀還一刀,一口還一口,也可以滴血還血海。

  往往有的時候,動物的鬥爭更具優勢,能殺則殺,毫不留情,才能以絕後患。

  凡是戲劇性的故事,往往幾乎都是如此。

  上午十點左右,我已開著馬力強勁的悍馬挺進深山。

  原始的氣息充斥著詭異的恐怖因子,在陰森之中格外瘮人,仿佛在密謀著殘忍與血腥,致使一切風吹草動,都充斥著危機四伏。

  夏日的原野,雜草樹木鬱鬱蔥蔥,仿佛埋藏著無數未知的攻擊。那一團團一片片的天然阻隔,給人一種巨大的壓抑感。

  我再次難辨路徑,再次放緩車速,又一眼看出雜草叢生中有一道新鮮的車轍。

  恍惚之間,不遠處的林間似有一抹黑影快速的閃過,隨即傳來微弱的怪異響動,不斷刺激著我那幾乎快要崩斷的神經。

  我自然未愚蠢到需要成聖的提示,順著車轍向山野深處駛去。

  耳中傳來後台總部專業人員的信息,他們早已發現並鎖定了我,此刻告知我他們偵查獲知的敵情。

  包括愛愛,對方大概一共有五十多人左右,其中有二十多個中外訓練有素的雇傭兵,裝備精良,手持各種先進武器,分布在山頭四周五公裏左右的範圍之內,嚴防死守。

  其餘還有十幾個保鏢,分布在窯廠附近,其餘身份不明的數十人則盤踞在廠房之內。

  三層攻防布局,確保萬無一失。

  這是微型隱形無人偵查機的功勞,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兄弟!我們已在附近駐紮了十八個小時了。根據我們謹慎的深入調查,最終確定,對方具備軍方的尖端武器,尤其是對空,他們竟有目前世界上較為先進的空防雷達車,以及對空打擊能力。這讓我們優勢頓失,反而成為累贅,一旦暴露,就會成為活靶子。”

  聽到這裏,我的心頓時零下好幾度,所有的計劃都因此而全麵脫節,一時不知該如何繼續下去。

  一種水漫脖頸的壓抑感,令人窒息。

  “我知道了!你們必須為了安全考慮!不可貿然行事!”我無力而又深沉的回道。

  出乎意料之外,如意算盤打的大錯特錯,令我們同時驚慌失措。

  猛一抬頭,前方突然驚現出兩個身穿迷彩軍裝的老外。

  二人體格壯碩,黑猩猩一般威猛,一臉的彩條。更可怕的是,他們周身的反射信息竟與周邊的環境一模一樣,簡直同化,極難察覺。

  他們的專業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此刻二人正蹲地持槍對著我,並用另一隻手對著我瘋狂的打著手勢,仿佛我若再不停車,他們就會開槍似的。

  事已至此,我隻能停車下來。

  他們對我進行了好一通檢查,然後我被他們用槍指著向山頭走去。

  計劃沒有變化大,我目前已完全陷入被動,難免令我有些驚恐萬狀。

  隨著腳步靠近,不遠處舞動的林尖顯露出破舊坍塌的廠房一角,那鏽跡斑斑的腐敗輪廓,像拋棄在荒野深處多年的屍體。

  我倒是忘了四龍幫與李世首,他們通過上次的斷崖事件,深知順天侯空中偵查能力與打擊力量的恐怖。

  定是這前車之鑒,成聖為了不重蹈覆轍,所以才采取了這針對性的有效措施。

  難道項令榮真的介入了?他真的比成聖還要卑鄙無恥?

  答案即將揭曉,也許會再次出乎我的意料,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

  破敗不堪的廢棄窯廠,瘋長的雜草樹木,散布的黑衣人,原始的陰森與隻身被困敵營的無助與驚恐,令人靈魂戰栗。

  每秒每步都驚心動魄,終於還是到了。

  等待我的,將是生命與人性的挑戰,痛苦與情義的折磨。

  相對開闊的門庭附近,已被人簡單的清理過了。入口道路兩邊,長滿了齊腰雜草。坍塌的彩鋼瓦屋頂,充滿質感的光線傾瀉而下,如同聚光燈一般,閃耀著魔鬼的舞台。

  門庭內外散布著十多個黑衣男子,雁翅排開,好似拉開舞台巨幕,等候我這個主角的登場。

  台階入口處,圍坐著一群五顏六色的人,足有數十人之多,其中竟有三名打扮時髦的年輕女子。最為醒目的,赫然便是翩翩公子成聖。

  成聖一身清爽白衣,青色紋身布滿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膚,在妖異邪魅的俊郎笑容下,凸顯出他的陰狠毒辣。

  與成聖並肩而坐的人,赫然正是太子小霸王。

  小霸王竟也在這裏!所有出乎意料之外的疑惑就都迎刃而解了,一切不言而喻。

  這群核心人員,應該都是紈絝子弟,狐朋狗友,狼狽為奸。

  他們多少都與我有些關係,再不就是感興趣,總之都想欣賞這一出好戲,不忍錯過這難得一次的機會。

  “哈哈哈~上菜!!!”成聖興奮的拍手下令,看似早已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