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打鐵鋪〈求支持,收藏,票票,訂閱〉
作者:鵝是金鑲玉      更新:2021-10-14 08:44      字數:2186
  季雲霄在茶樓窗口,心不在焉的和季明海喝早茶,兄弟倆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

  他的心卻有那麽一點焦急,怎麽人還沒有出現呢?

  有想和梁熙雯說句話的心思,可是有季明海在,他始終不知道暗中的黑手是誰,不敢輕舉妄動。

  直到街道上出現一群人,季雲霄在窗邊看清楚了那些護衛,就是他見過的謝家護衛。

  心中在猜測,梁小姐到底是在哪一輛馬車坐著呢?

  季雲霄眼神時不時看窗外,一開始季明海沒有察覺,此時季雲霄表情的變化,讓他察覺到了。

  “大哥,你在看什麽?”

  “沒什麽……”季雲霄掩飾臉上的表情,可是……

  季明海會相信嗎?

  他快步的來到窗前,見到街道上有一群馬車和騎馬的人,又見到大哥時不時看著那一群人。

  “大哥,你認識他們?這是梁小姐的馬車吧?”

  “不知道啊!覺得這麽多人護送,應該是富貴之人吧!”

  季雲霄沒有承認。

  季明海不置可否,他不認識謝府的護衛,馬車上又沒有寫上標誌,還真的一時半會的,沒有想到那是誰的車子。

  卻看到了謝大公子和謝二公子,不過季明海從前也沒和他們交集,一下子也不能衝出去和他們聊天送行。

  季明海更有一個想法,有他在此拖住大哥,大哥想去和梁小姐說話送行都不能,嘿嘿,這也能解一下他的鬱悶。

  大公子的婚事還不成,她的婚事就沒辦法進行是吧?

  那就大家一起做光棍吧。

  “二弟,大哥吃飽了,如果二弟繼續吃的話,就在這裏吃吧!大哥先去付賬,先走了。”

  季雲霄本想騎馬送梁小姐的馬車到城門外麵。

  “大哥,我也吃好了,大哥,去哪裏玩帶上小弟吧!”

  季明海一刻都不會放過,大哥,神神秘秘的動作讓他很好奇,一定要跟著。

  季雲霄皺了一下眉毛,這送梁小姐是不行了,隻能去街上逛逛。

  也不知道這二弟抽什麽風,這一天的怎麽跟著他?

  難道是想知道他更多的事情?

  季雲霄沒辦法想下去,很怕是他猜想的結果,幕後的黑手有季明海的影子在。

  季雲霄結了帳,騎著馬在街上遊蕩,在熱鬧的街道裏,他滋滋由由慢慢吞吞的讓馬走,沒有一點心急的表情。

  季明海在大哥的身後跟了很久,從早上跟到快中午了,禪城這個地方他們都快要走一圈。

  有時候在熱鬧的街道,有時候卻是在偏僻的街上。

  大哥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跟著跟著有點不耐煩了,然後不聲不響的來到一家茶樓吃飯。

  季雲霄走著走著,發現後麵跟的人沒見了,不過他在這一帶走著,也不是沒有收獲,他見到了慕容家的糧店,正在運糧食,他不知道這是為何。

  不過他知道慕容歡肯定是做大事的人,有二弟跟著又不方便去問,就是發現二弟沒跟著,他悄悄的來到了慕容家糧店門口。

  季雲霄挺疑惑的,這過時過節的賣糧食比較好賣,應該是從外麵運糧食到店裏賣,為何是從店裏倉庫搬糧食到車上?

  他沒有問裝糧食的夥計,而是進去了糧食店裏,糧食店裏就有一個掌櫃,指揮著夥計搬糧食,還在本子上記數。

  “掌櫃的,你們家公子在嗎?”

  “請問這位公子問的是哪位公子?”掌櫃的知道事關重大,怕泄露了消息,不過他們在白天裝糧食也是無奈,晚上裝糧食更讓人注意,因為晚上有宵禁。

  有別的巡邏隊或者探子,白天雖然人多眼雜,可他們做生意裝糧食,有可能是運給客戶。

  “慕容歡是你們家公子吧?我是他的好友季雲霄,他在嗎?”

  “我們家公子並不在,昨天他外出了。”

  “什麽?他又外出了?什麽時候的事情?”

  “這位公子,我們家公子的事,咱不知道。”

  “那你這是送糧食去哪裏?”

  “咱們公子送給客戶的。”

  “好吧!你們家公子回來,把這些交給你們家公子。”

  季雲霄從懷裏拿出一些銀票,他就問話了幾句,能從掌櫃嚴肅的表情,知道他們做的不是一般的事。

  送貨給客戶,會用得著公子送?

  還有掌櫃的那嚴肅的表情,跟別人就不是賣了那麽多貨開心的樣子,看他的表情有一些的心疼,好像是這些糧食送給別人吃的一樣。

  季雲霄無法猜測慕容歡去做的是什麽事情,也不知道她為何送糧食,不過作為好友能幫的就幫。

  “謝謝季公子,等我們家公子回來,我一定轉交。”

  掌櫃的這時的臉上有了一絲的笑容,有了這位公子給的銀票,這麽多的糧食運出去,賬目的窟窿能填上了。

  也不知道公子為何要送那麽多糧食去那些地方?

  不過他作為一個下人,隻能聽公子的,卻有些為難,現在是年尾,正是慕容家對賬目的時候,一個不好可能讓人以為是他私吞了財產。

  作他報官或者消了他的職位,一下子又不能把公子做的事情說給別人聽,那會是有口難言,這位季公子的到來可是解救了他。

  掌櫃的感恩戴德的表情,更是讓季雲霄感覺到一絲的異樣。

  看來慕容歡真的是去做大事,不過這件大事可能是做慈善。

  掌櫃的不說,他也不好問,隻能等以後見到慕容歡問一下。

  季雲霄出了這間糧食鋪,騎著馬行走在街道上,又發現快要過年年30前一天,那打鐵鋪怎麽還做的熱火朝天,好像是在趕製一些東西。

  他好奇心使然,下馬到打鐵鋪瞧瞧是幹什麽?

  “這位公子,你需要點什麽?”

  一個大漢正在趕製刀劍,這位公子的到來,他也隻是隨口問一下,他手中的單子有可能過年都做不完。

  “老板,你這怎麽這麽好生意?”

  “哦,是的接了大單。”

  “哦,生意好好啊!這大過年的,你還要接到大單,不能過了15再做嗎?畢竟過年的時候,動刀動劍的不大好。”

  “嘿嘿,公子,咱們是做生意的沒有這個忌諱,就像那些殺豬佬一樣,大過年的他們還殺豬呢。”

  老板的心思表露在臉上,隻要有錢掙,管他是過年還是平常日子,難道過年了就不幹活了嗎?

  難道過年了?他們不做事鋪租就不用交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