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人心
作者:湘菜好吃不怕啦      更新:2021-11-25 18:31      字數:2130
  這就是末世啊!

  秩序崩塌,人心黑暗,這些人醜陋的嘴邊還不如喪屍。

  明薇眼神逐漸變得堅定,她終於清楚地認識到現在的處境。

  她一把掐住小菊花的脖子,畢竟是變異者,不是普通的柔弱女人,一點小傷並不能讓她失去行動力。

  她不斷地加大力度,小菊花被掐得翻白眼,不得不鬆口。

  明薇一手刀擊中小菊花的後頸,小菊花暈了過去。

  張帆眼底閃過一絲欣賞,明薇能這麽快反應過來,證明還有得救,不是那種一味聖母心的人。

  腦子清醒才能在末世活下去!

  “張帆大哥,是我太天真了,沒有防備心,才害得你到這種境地。”明薇歉然,她拿出斧頭,眼神堅毅,“我下車為你拖住,你開車掉頭走。”

  張帆饒有趣味的聽完,明薇想到的補救就這?太傻了。

  “他們之間有幾個變異者,那個老大就是其中之一,還挺強的,是二級變異者。你落在他們手裏的下場是什麽,你知道嗎?”

  張帆每說一句明薇的臉就白上一分,等張帆說完,明薇的臉已經徹底慘白,像粉刷的白牆。

  “我知道。”明薇艱難地說,她勉強露出一個笑容,“是我連累了你,這是我應得的。我這樣的人,太天真了,如果不是你,我遲早也會死。以後不要這麽心軟救別人了,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喲,明薇居然認識到這一點,張帆忍不住對明薇刮目相看。

  她還讓張帆不要救漂亮的女人,哈哈,看來明薇也知道老子對她已經非常寬容了。

  “你確定嗎?你已經決定去送死了?”張帆淡淡說,他把車熄火,“你想去方市幹什麽你還記得嗎?你的親人在方市等你,如果不出這檔子事,我們今晚已經到方市了。”

  張帆的話令明薇勉強撐起的勇氣破功,她是真的很想去方市。

  “嗚嗚嗚,對不起,我錯了。”明薇哭道,淚水從巴掌大的小臉上滑落,“我不該多管閑事,還連累了你。你放心,我明薇說出的話一定算數,我不會連累你的。你要是到了方市,如果碰見一個叫明邢的人,就幫我帶句話,就說我已經死了,早就死在末世中了。”

  明薇說完後抹掉眼淚,把斧頭掏了出來,試圖開門下車。

  可惜張帆已經把後座鎖上,明薇開了個空。

  她發紅的淚眼看著前座的張帆,決絕道:“開門,讓我下車。”

  唉,張帆輕歎了口氣。

  他點了根煙,吸了一口又吐出,車內頓時煙霧彌漫。

  煙夾在手中,張帆語重心長的說,“明薇,你有沒有聽說一句話,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不是不能管閑事,發好心。而是你要有一定的實力,首先要能保護自己,你才有資格去幫助別人。現在的你隻是一個初級的變異者,有什麽資格去幫助別人呢?如果遭受反噬,就是你剛剛預見的下場。”

  明薇知道張帆說預見的下場是什麽,她的眼淚越發洶湧。

  淚眼迷蒙的視線裏,隱約看張帆開門下車,她也拿著斧頭想推開車門,卻發現又被張帆關上了。

  明薇慌忙大喊,“你怎麽下去了,等等我,張帆,你讓我也下去。”

  她怕張帆出事,她真的後悔了,張帆是第一個對她這麽好的陌生人。

  張帆下車後,左手夾著煙,靠在車門上吞雲吐霧。

  滿臉橫肉的男人叫囂,“你小子,識相得就把車內的食物都拿出來,留你一個全屍。”

  張帆吐出一口煙霧,輕聲念道:“殺氣強化!”

  弑血劍赫然在手中,張帆快速地在人群中移動,沒有任何人能捕捉他的身影。

  “老大,那小子人呢?怎麽突然……”

  聲音戛然而止,說話的黃牙瞪圓了雙眼,仿佛不知道發生什麽。

  明薇在車內忽然看不清楚張帆的身影,隻見人群中所有人都沒再說話,等她再看清楚時。

  張帆又靠在外麵的車上抽煙,外麵的十多個男人一個個倒下。

  脖子上隱約透出血線,這一幕震驚了明薇。

  張帆居然在瞬息之間,把這麽多人給解決了。

  這隻是一眨眼的功夫!

  明薇發現車能開了,忙打開車門,張帆靠在車上吸煙的樣子,不知為何,令她特別有安全感。

  “那這兩個人怎麽辦?”

  明薇把母女搬下來,問。

  “你決定。”

  這句話張帆今天已經說過很多次,明薇也聽了很多回,好像每一次她都沒做正確的決定。

  現在,明薇定了定神,她在車上找了根繩子,把這兩母女綁在一起。

  張帆把煙頭丟掉,明薇終於做了次正確的選擇。

  他打開門上車,啟動發動機,明薇也連忙上了副駕駛。

  “轟隆。”

  隨著越野車的轟鳴,車慢慢離開這個山坳,留下綁在一起,地上的王翠芬母女。

  鮮血的味道被夜風吹得很遠,遠處的幾個喪屍聞到了這股鮮美,掉轉頭,朝著山坳慢慢走去。

  山坳,一處平房內。

  二十幾個女人擠擠挨挨地在這裏,像被圈養的小羊。

  “小艾,小艾,你聞到了嗎?”

  一個蓬頭垢麵的女人推了推旁邊睡著的人。

  小艾睜開眼,她有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睛,她實在太累了,忍不住睡著。

  “聞到什麽?怎麽了。”

  小艾也仔細聞了聞,空氣中彌漫著極濃的血腥味。

  剛剛那群禽獸不如的東西,又呼呼喝喝下山,現在他們沒有回來,也沒有任何動靜,血腥味還這麽濃烈,難道……

  小艾眼神一亮,“王姨,他們是不是……死了。”

  這句話驚醒了沒睡的女人們。

  “你說誰死了?”

  “那些人真的死了嗎?”

  “小艾,是真的嗎?”

  小艾定定神,忍住內心的狂喜,說:“那群人剛剛出去你們也都知道,現在多久了都沒回來。現在門外麵什麽動靜都沒有,也沒有一個人回來,他們肯定是遇上硬茬了。”

  “他們把我們像狗一樣關在這裏,高興了就給點吃的,不高興了就什麽都沒有,還要拳打腳踢,受他們欺負。”

  平房內的所有女人都醒了過來,小艾的話令她們哭泣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