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親赴鴻門宴
作者:玄武      更新:2021-10-14 11:05      字數:2270
  此事很快便在內院傳開了,同等境界靈氣屬性壓製的情況下,秦風一拳擊敗楊賀倫的事情,讓不少人震驚,也讓不少未曾親赴現場的人質疑。

  因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是違背修煉常識的事情。

  一棟小院裏,略微裝飾後的客廳中,寧宏遠緊緊攥著手裏的茶杯。

  砰!

  因為用力過猛,手裏的茶杯碎成粉末。

  “這秦風修煉的速度著實驚人,怪不得萬鬼宗如此忌憚,曾經下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其擊殺,隻求留下靈魂即可!”

  在一片的徐鳳嬌緩緩站起身來,行至寧宏遠的背後,雙手輕柔的捏著他的肩頭。

  見他不語臉色凝重,徐鳳嬌接著說道。

  “但你也無須有太大的壓力,即便他修煉速度驚人,兩月時間也不足以追上你這三氣初境,況且你已是即將突破,屆時一戰依舊是有頗大的勝算!”

  聞言,寧宏遠默默搖頭,道:“不盡然啊,鳳嬌,你可知那秦風,竟然能夠涉足武塔八層,那是唯有北寒雨和妖妖,這等妖孽方才能夠涉足的地方。”

  “八層?他已經到了八層嗎?”徐鳳嬌捏著肩頭的手猛的一顫。

  寧宏遠抬頭看著他,神色凝重的點頭,道:“是啊!我也是聽妖妖所說,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特殊,這樣一個人決不能留啊!每天一個變化,誰敢預料他兩月之後將是何等實力。”

  這讓徐鳳嬌也開始擔心了,能登臨武塔八層,那可絕不簡單,況且此人能讓萬鬼宗大動幹戈,有此也說明他的特殊性。

  “你莫要擔心,今晚宴會他已經答應前來,隻要他來便上鉤了!莊閑長老已經調查處他的軟肋。”

  寧宏遠問道:“你是說魁緋夢的事?”

  徐鳳嬌重重點頭,道:“莊閑長老已經可以確定,九幽寒潭之事並非是魁緋夢一人所為,秦風絕對是同黨!”

  “可此事已經告一段落,即便有鐵證,太上長老也不會動他啊!畢竟,那魁緋夢已經受罰。”

  “哼哼,關鍵那秦風是個極為講義氣的人!我跟莊閑長老聊過,秦風極有可能打算去無妄空間救魁緋夢,如此便需要幾樣東西相助,而那地獄魔牛的牛角,是必不可少的!宏遠,你可記得潘博跟獸王的事?”

  看著徐鳳嬌那狡猾的笑容,寧宏遠心頭一喜,道:“你是說獸王跟潘博,因為戴美鳳的挑撥而鬧掰那件事?你是想借他之手,除掉秦風?”

  “不錯!”徐鳳嬌獰笑道:“莊閑長老已經在暗中安排,隻要唬弄那獸王地獄魔牛跟潘博一戰,逼他走投無路來求助秦風,再加上秦風想要地獄魔牛牛角,必定會前往相助!到時候,即便是他有三頭六臂,也不是獸王的對手!況且,莊閑長老說了,為了保障完全起見,還會有更大的殺招,而今天邀請他來,便是準備先給他透露一點線索。”

  聽到這裏寧宏遠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此事有獸王動手,加上背後的莊閑長老,想必秦風活不久了,那他也就無須擔憂兩月之後的對決了。

  “把心擱在肚子裏,咱們背後可是有莊閑長老跟妖妖,更是有萬鬼宗哦!”

  徐鳳嬌說著,趴在了寧宏遠的後背,在他的臉頰上深深的親了一口。

  心裏舒爽,寧宏遠順勢一拽,直接將她抱在懷裏,大笑著朝著房間走去。

  “死鬼,幹嘛呀!晚上還得接待客人呢!”徐鳳嬌半推半就的說著。

  寧宏遠大笑道:“時間尚早,我心裏那塊石頭落下了,也該輕鬆輕鬆,好好地伺候伺候你吆。”

  “你好壞吆,不過我喜歡……”

  ……

  竹林小院,石桌上一隻燒雞兩壇酒,秦風跟鍾熊暢飲著。

  咬了一口雞腿,灌了一口酒,鍾熊大笑道:“暢快,大哥,今兒算是出了一口惡氣!那些孫子,竟然不看好咱劍宗。”

  秦風一笑,端起酒壇揚了揚,旋即二人灌了幾口酒。

  “鍾熊,這外院劍宗有胡媚兒照看,內院的話,暫時還是不要聲張了!最近我手頭事情太多,關鍵是忙不過來。”

  “你忙你的,救魁緋夢要緊!反正我也是閑著,在這內院給咱劍宗打打基礎嘛。”鍾熊笑嗬嗬的說著。

  兩人攀談許久,其中因果關係秦風也盡數告知,從其口中也知道了外院劍宗一切安好,而且還接納了兩位天賦不錯的姐妹花。

  不過至於在內院發展勢力,秦風並不著急,他打算等救出魁緋夢後再慢慢布置,況且要組建一支將來可以幫他攻打萬鬼宗總部的勢力,可並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也好!”斟酌再三,秦風叮囑道:“我知你有度,也有頭腦!往後在內院怎麽鬧都可以,但有一條你得記住,生死台決不能輕易上!”

  內院可以說沒有約束,但也有約束!

  為何這麽說,因為內院之中不可以搏命,但上生死台便可決一生死,方才能夠離開!不管鍾熊在內院鬧出多大的事,也沒人膽敢正大光明的對他下手,隻要他不答應上生死台,那就沒有生命危險。

  “大哥叮囑,我謹記於心。”鍾熊抹了一把嘴,看了看天色,“時間不早了,我賠大哥去那鴻門宴走一遭,咱倆接著喝?”

  “也好!”

  秦風站起身來,搖了搖酒壇見所剩無幾,索性一口氣將其幹了。

  一抹嘴,笑道:“走,咱兄弟倆去看看,那徐鳳嬌到底搞什麽鬼。”

  “哈哈,走!”鍾熊也把剩下的酒一口幹掉,二人並肩朝著山下走去。

  天色漸暗,在內院一棟小院中卻是燈火通明,來客絡繹不絕。

  這裏是武榜第十金輝劍主寧宏遠的居所,今天所謂的茶會,邀請了不少人,也不乏一些內院頗有名氣的強者。

  隻不過寧宏遠的人品,在武榜前十的那些人眼裏不咋地,故而武榜之上倒是沒有一個人前來。

  小院外,搞得有莫有樣,四名男子恭敬的站立著,替寧宏遠恭迎著眾人到來。

  其中便有送信給秦風的那名男子,張濤。

  “吆,秦風兄弟來了,這位是?”

  見秦風二人走來,張濤快步的迎了上去,客氣的拱了拱手,而後看向一旁的鍾熊。

  秦風淡然一笑,道:“這我兄弟鍾熊,剛來內院帶他來見見世麵!”

  “既然是您的兄弟,那快請小院裏坐……”

  張濤的話語還未說完,在不遠處便傳來一道冷嘲熱諷的聲音,而且話語頗為挑釁。

  “真是不知羞恥啊!金輝劍主能請你來,那是人家大度!你倒是好,還拖家帶口,當是來吃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