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邋遢老丐
作者:二月·二十九      更新:2021-11-25 18:31      字數:4338
  雖說他是大夏的王子,識相如他此時也不會自報家門。

  “咦,我怎麽見你有點討厭的感覺??”

  可惜夏極識相,可不代表著這邋遢老丐鄭其鋒眼瞎。

  “額!!!”

  夏極麵露尷尬,可下一秒便內心大駭了起來。

  難道這鄭其鋒認出了自己來,可是不應該的啊,自己可沒有出現在過他的麵前。

  而自己之所以認識他,還是因為他的畫像在皇宮大院之中。

  “原來是夏家小子。”

  邋遢老丐麵露凶光的看著夏極的道:“要不是這種源自於厭惡的感覺,我還特麽的被你蒙混過關了。”

  “前輩的話是什麽意思???”

  此人可是老一代的靈氣大師,甚至與自己的老祖宗交過手的存在。

  雖說最終不敵,可也不是自己一個真氣境界的大師可以抵擋的住的。

  “嘿嘿,不管是什麽意思,反正讓我感覺到厭惡,我就必殺之。”

  邋遢老丐手掌之上,卻是顯現綠芒的道:“而且我殺的人,還從來沒有殺錯。”

  “前朝餘孽,不敢出現在我祖父麵前,反而在我的麵前耀武揚威,這算個什麽本事。”

  眼見對方一定要至自己於死地的鄭其鋒,夏極也不再隱藏。

  身為大夏王子,剛剛的認慫已經讓他丟盡了顏麵,若是連死在麵前都還不敢承認自己身份的話,那確實太沒有骨氣了。

  不要說此事讓大夏君王知道,就算夏極自己死後也不會原諒自己的。

  “桀桀,這算是承認自己是大夏的種了。”

  邋遢老丐哈哈大笑,笑聲之中盡是得意。

  “要殺就殺,記住了我可不死在你的實力之下,而是死在你的年齡之上。”

  夏極雙眼微凝,卻是滿臉不屑的看著這邋遢老丐。

  畢竟曾經自己的祖父單槍匹馬,完全是靠一已之力挫敗了整個大鄭。

  更是在他的勵精圖治之下,建造了如此的泱泱大夏。

  作為他的子孫,底氣還是非常足的。

  “你這不是廢話嗎?”

  “實力就是實力,年齡就年齡。”

  “當年你祖父若不是仗著自己的年齡和實力,今朝就不會有你們大夏的存在。”

  邋遢老丐似乎回憶起往事,雙眼之中盡是不甘。

  “敕令符!!”

  就在這時那夏極暗中掐了一張黃符,迎風一揚,卻是化作一把陣大風吹向了邋遢老丐。

  “竟然是風刀神符,還真拿我大鄭的家業不當家業啊。”

  看著從天而降的風刀,邋遢老丐不但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是滿眼的肉痛。

  他知道夏極每使用的一絲資源,都是他們大鄭頭上取來的。

  “這可不是風刀神符,而是風神符召!!”

  夏極神色露出得意的神色,與這邋遢老丐不同的是,他們夏家可是有傳承的。

  特別是他的祖父,可是來自於玄天大陸十大宗門之一的乾坤至聖宗。

  “我管你是什麽符召,在我的麵前就是一個嘚!!”

  邋遢老頭手中的綠芒早已經準備就緒,麵對這風刀卻是化作一條巨龍。

  “這是....建木神樹!!!”

  看著邋遢老道的手段,夏極滿眼震驚。

  隻因傳說之中這大鄭餘孽獲得奇遇,獲得了建木神樹的傳承,修煉建木神通。

  更是有傳說,自家老祖本來可以殺死他的,可似乎是看在建木傳承的麵子上,在關鍵時刻卻是放了他一條性命。

  甚至有傳說,在整個大夏,隻要這鄭其鋒不作亂,大夏是不會對他動手。

  甚至有傳言說,隻要這鄭其鋒想要奪回這君王之位,隨時可以上門來挑戰大夏老祖。

  也是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這鄭其鋒在這大夏可以不用跟過街老鼠一樣。

  甚至時常光明正大的行走在江湖之中,而大夏朝廷卻是視而不見。

  原來這傳說是真的,隻因這建木傳承竟然是恩澤萬物之神通。

  若是修煉成功,可以控製草木之精,執萬木之春,可使一國不再為糧食而發愁。

  畢竟就算是靈氣大師,也是無法控製四季輪回。

  可若是有了這建木神通,便可以保四季糧食無憂。

  難怪大夏一直以來從未聽說過有糧食的憂慮,可這卻是無從考證。

  隻要是有腦袋的人都能想的明白,鄭其鋒怎麽可能會為大夏的百姓造福。

  可偏偏鄭其鋒做到了,雖然他不是大夏的君王,可是這麽多年來行走在江湖之中,卻是為百姓解決了許多因生蝗蟲或者瘟疫而沒有糧食的問題。

  可偏偏他一直隱居姓名,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有這一回事。

  若不是夏極是大夏的九王子,甚至可以查閱大夏秘錄可能也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小子,算你有點眼見力。”

  邋遢老丐冷笑一聲,一個區區符籙,也想與自己的木龍之術抗衡,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隻見在他的控製之下,木龍迎風見漲,一隻巨大的虯龍拔地而起。

  那巨大的風刀在龍頭之下,卻是直接撞成了粉碎。

  風刃消散,整個北陽山頭卻是突然間刮起大風。

  “我命休矣!!”

  看著木龍撞碎了自己的風刃,夏極知道自己已經黔驢技窮了。

  不是自己的手段不夠多,而是自己此行出來所能使用出來的最強手段都無奈他何。

  真氣境界與靈氣境界相差太大,就算有寶物給夏極他也根本無法使用。

  而這風神符召可以號令天地之間的風,可是在木龍之術之下,根本就無濟於事。

  “去死吧!!!”

  木龍衝向夏極,鄭其鋒已經能想象的到夏極慘死的模樣了。

  可他的內心沒有多少的興奮,隻因他殺死大夏的王子明裏和暗裏的都太多了。

  除了這個大鄭的百姓之外,姓夏之人在他的眼中都該死。

  雖然他一直履行著播種大鄭的諾言,可他同樣實行著見夏即殺的誓言。

  如一座小山的木龍宛如洪流一樣,直接砸向了夏極。

  轟隆!!!

  一聲巨響,山石滾落,冒出無數的煙塵。

  “我的木龍沒了!!!”

  邋遢老丐古怪的看著那灰塵,隻因這一擊正常情況下夏極會死,可是自己的木龍堅不可摧,按道理來說是不會有事的。

  甚至在自己巔峰時期,用這木龍不知道撞毀過多少座的大山。

  “我說夏極,你怎麽如此的狼狽。”

  “你以為我想啊,還不是因為找你的。”

  “哦,我又怎麽著你了。”

  “你現在可是被整個武林追殺啊,我是來告訴你消息的。”

  “窩草,我成了頭號通緝犯了。”

  “你不怕??”

  “我怕什麽?”

  隨著兩的聲音,自煙霧之中夏極一臉疑惑的看著江塵走了出來。

  在江塵身邊,還跟著河璃。

  不過此時的河璃隻是沉默的跟在江塵身邊,並未與夏極說話。

  “莫非命運之刃就在你的手中??”

  邋遢老丐聽著兩人的談話,似乎明白了什麽一樣。

  “夏極,這個老頭就是來殺你的。”

  江塵沒有理會邋遢老丐,反而一臉有趣的看著夏極的道:“你這個夏國的王子當的不怎麽樣,怎麽整天都被人追殺。”

  “額,我什麽時候被人追殺過?”

  夏極一臉鬱悶的看著江塵。

  “嗬,還不肯承認了。”

  江塵如數家珍的道:“秘境一次,臨城縣一次,如今又一次,咱們才見多少麵,這就三次了。”

  “窩吊,還不是因為你。”

  夏極當場就不開心的道:“在秘境是你在追殺我好嘛?”

  “在臨城縣還不是因為我幫你攔下七煞幫的金自橫,你這個人太沒有良心了。”

  “若不是我來報信,會遇上這個怪物。”

  看著大口吐槽起來的夏極,江塵頓時間感覺不好意思了。

  好像還真是自己的原因,就當江塵於心不忍想要安慰一下夏極的時候,那邋遢老丐卻是動手了。

  “特麽的當老子是空氣啊!!!”

  邋遢老丐謾罵了一聲,隨即手掌一拍地麵,整個地麵卻是生長出了無數的樹林。

  “這種攻擊,怎麽如此的熟悉。”

  看著這種招式,江塵都以為此人是七夜大妖怪了。

  “江塵快走,此人可是一個老牌的靈氣大師。”

  看著這種攻擊,夏極卻是連忙想要拉著江塵離開。

  “就這手段,還老牌?”

  江塵嗤笑,不由腳上一踩。

  無數的熔岩自地下噴湧而出,甚至火焰洶湧如潮,直接將一地的樹林給覆蓋了。

  “這是北陽山陣法!!”

  看著這種現象的鄭其鋒,卻是麵露疑惑之色。

  在他的認知當中,隻有清陽宗的老祖才有這手段,何時還有其他人能用這北陽山的陣法了。

  “算你還有點見識。”

  江塵哈哈大笑。

  此番在地下熔岩之中,雖然用時多日,可是收獲也是不小。

  特別是當他吞噬了地心烈焰的時候,竟然與這北陽山的石碑產生了聯係。

  不說完全能控製住這裏的陣法,但是小範圍的使用還是沒有問題的。

  “你若是清陽宗的老祖,我二話不說直接轉頭就走。”

  邋遢老丐鄭其鋒冷笑一聲,同樣雙腳猛然一跺地麵的道:“可就憑你,還是太稚嫩了一點。”

  隨著他的聲音,剛剛消息的樹林又重新出現。

  “長在火焰之上的樹林,牛逼啊!!!”

  看著火焰之中長出的火紅樹林,就連江塵也是感覺萬分的神奇,不由直接喊起六六六的口號。

  “小子,我的牛逼,又可是你能領略到的。”

  聽到別人喊牛逼,就算是邋遢老丐也不由的得意了起來。

  這便是他的建木神通,不是完全的木屬性,可卻是真正的木屬性。

  能生長萬物,又能在萬物之中生長。

  甚至傳說之中若達到了最高境界,還能樹蔓滲透萬界,從其他的世界之中獲得能量滋養自身。

  當然以目前邋遢老丐鄭其鋒的實力來說,根本就做不到。

  不要說萬界,能在五行之中生出樹林已經算是他最大的本事了。

  畢竟五行相生相克,可憑借著建木的特性,他現在卻是可以無視地形。

  “唉呀,給點顏色你你就上染坊了。”

  江塵神色一冷,卻是不由再次跺腳。

  地麵裂開,無數熔岩再次的湧了出來,。

  這一次的熔岩,溫度更加的高,就算是生長在熔岩之中的樹林在這熔岩之中也漸漸的枯萎了起來。

  “小鬼,有兩把唰子。”

  見到這種情況的邋遢老丐不由第一次的正視起江塵來。

  在他的感應之中,以江塵目前使用的實力來看,頂多就是一個真氣大師。

  若不是利用此處的陣法的話,他捏死他就跟捏死夏極一樣簡單。

  “這還用你說。”

  正所謂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

  可現在對方都要來殺自己了,甚至還揚言要搶自己的妖刀,這江塵可不同意。

  再加上此處可是北陽山,不借白不借的力量,江塵可不會浪費。

  啪!!

  不等邋遢老丐的其他動作,江塵雙手合十,那熔岩轟隆一聲,卻是拍著巨流撞向邋遢老丐。

  “窩草,江塵牛逼啊,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牛逼了。”

  看著江塵現在的手段,這可比剛從秘境出來厲害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算個嘚,這是不想動自身的力量,不然一拳就打死這個老頭。”

  江塵看了一眼滿天熔岩,在自己的操控之下,這熔岩連山腰都下不去,就直接被北陽山的陣法又重新的吸收了回去。

  要知道江塵在北陽山內就是怕連累到山腳下的生靈,所以一直沒有用強的。

  若是此時因為滅殺一靈氣大師,而害了山腳下的生靈,那才是得不償失。

  “我丟,我之前可不知道你那麽能吹牛逼的。”

  夏極一臉懵逼的看著江塵。

  “那是因為你還不了解我。”

  江塵一句話,卻是一語雙關。

  畢竟自己在臨城縣,可是殺了不知道多少的靈氣大師級別的妖怪。

  更是在清陽城殺了三名靈氣大師,如今這些不入流的靈氣大師在自己麵前,還真的不夠看。

  “吹牛逼這一塊,我願稱你為最強。”

  看著熔岩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的邋遢老丐,夏極話糙卻是理不糙的道。

  “我可不是吹牛逼。”

  江塵白了夏極一眼,自己這是低調。

  若是展現煉體的實力,那他還不是跪下來頂禮膜拜。

  唉!自己本來想以普通實力的身份與他交朋友,可他卻似乎不怎麽相信。

  “建木神通·木龍之術。”

  就在這時,那熔岩之下卻是響起了邋遢老丐的聲音。

  隨即一條如山般巨大的木龍,自熔岩之中緩緩伸起。

  “窩草窩草,又又又更大了這木龍。”

  深受殘害的夏極,這神色卻是變得極度的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