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拿我們當試驗品
作者:簷東      更新:2021-10-14 11:05      字數:1449
  現在好了,還他媽用不用拿我們當試驗品了?

  還是先跪下來求求你小爺我再說吧!

  沒準兒你小爺我一高興,會賞給你們幾個大耳瓜子。

  不然你們他媽的不長記性啊!

  媽的小小的彈丸之國,亡我之心還不死。

  真欺負我們這沒人是怎麽著。

  整個縣衙現在除了我們之外,唯一一個沒被理查森傳染到的人,就是那個假傳教士弗萊德了。

  這個家夥頭戴爵士帽,滿嘴的山羊胡子,還都是黃色卷毛的。

  讓人一看就想笑。

  我剛才也是強行忍住不笑的。

  那假傳教士一身的長袍,如果不是那張人麵獸心的臉,我們還真難看出來原來他是個說人話不拉人屎的家夥。

  “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你了?”弗萊德有些不服氣。當他看到死不瞑目的理查森正死死的瞪著他時,他似乎明白了。剛剛理查森那狂暴的舉動,應該就是我的計謀。

  他明白了!仰天長嘯起來。

  我還給他的,不過是幾聲冷笑。

  他不是理查森,他不希望自己手下的每一位士兵都如此的飽受折磨。

  這些病,就算我們此時此刻就在他們西洋,也不一定就能看好。

  但既然在這兒,遊戲規則就得聽我的。

  誰讓你們已經中計了呢?

  這位叫弗萊德的家夥我看得出來,他此時此刻不過就是在貓哭耗子假慈悲而已。

  沒錯,他和理查森還真就不大一樣,因為他有鱷魚的眼淚。

  而理查森沒有。

  已經退到縣太爺身後的弗萊德再一揮手,又衝出幾倍於這裏的士兵來。

  弗萊德親手殺了在縣衙裏暴瘦折磨的士兵。

  他一手一個解決了他們。

  既然不能為他所用,那還留著他們幹什麽。

  這一點,理查森遠不如他。

  看到這些剛剛倒下的屍體,我們半點兒眼淚都沒有。

  反正這死去的,都是他們的人,我們何必掉眼淚呢?

  每死一個,我們也就少了一個潛在的對手,何樂而不為呢?

  要想達到他們那種不可告人的目的,人手少了怎麽能行呢?

  想必他們的統領已經給他們派過一個軍隊來了吧?

  不然這個弗萊德就算想草菅人命,他也得有這個本錢啊?

  弗萊德沒有打死縣太爺。

  看來這個縣太爺還是有用的。

  他們沒殺我們的目的就是要留著我們,把我們送進研究室,然後好拿我們實驗,給我們抽煙,讓我們嗑藥,給我們開膛破肚,為我們親手實驗那種他們最新研製出來的細菌病毒。

  一旦讓他們這種病毒傳播出去,那對我們無疑是一個滅頂的打擊。

  我們身為這個泱泱古國的一份子。

  怎麽可能任由外敵在我們的國土上作威作福。

  怎麽可能任由他們割我們身上的肉,宰我們身軀,侮辱我們的靈魂。

  如果這個理查森能晚一點死去,或多或少對他們還有些許的用處。

  但是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用了。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們的真實身份,也早早的暴露了。

  理查森死的正是時候。

  這對我們來說。

  我們身後沒有長長的辮子,我們的服飾與他們有著天壤之別。

  就憑這兩點,弗萊德就已經懷疑我們的身份了。

  不過在他來,我們都是這個國家的人,雖然我們的髮型與服飾與當時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但這些對他們來過已經沒有那麽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們就是這個國家的人。

  與我們的服飾與髮型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你們幾個,把他們幾個押下去。對了!就是那個,你們把他單獨關押,其他的那幾個,關在一起。”和自己人說話時,弗萊德用的是他們的語言。

  不過我還是可以聽懂的。

  要不怎麽說我姥爺是個神人呢?

  禽獸的語言他都懂,不管是天上飛的還是地上跑的,更不管是不是水裏遊的,有一樣算一樣,就沒有他聽不明白的獸語。

  那西洋語就是再難學,他也是人類的語言啊!

  雖然我姥爺沒有出過幾次縣城,但是他會的東西,那可是異乎尋常的多。

  這輩子我就佩服我姥爺一個人。

  沒有他,我哪來的這一身本事。

  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