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步突破
作者:文出其羽      更新:2021-10-14 11:06      字數:3584
  柳慧心抬頭盯著潘梅,眼睛中夾雜著絲絲憤怒,但她還是強忍住了:“潘長老,你可別忘了,我早已被逐出師門,已經沒有資格自稱弟子了,便也無需行跪禮。這於齊國武王的教養,沒有任何關係。”

  “你……”

  潘梅見柳慧心一個小輩回答問題時,竟毫無謙卑,還直視著自己,頓時覺得受到了侮辱,正欲發作,一旁的徐紹如抬手攔下了她。

  徐紹如言道:“依你所說,的確不假。但你這一身的修為,可都是在我九天玉清宮所學的,難道,這麽多年的授學之恩,還換不回你一個跪禮嗎?”

  柳慧心冷笑道:“當然換得回,但我即使要跪,也是跪我的師父,至於其他人,我沒有那個閑工夫和興趣。”

  “狂傲!”

  潘梅怒了,剛想動手教訓柳慧心,沒成想又被徐紹如攔下:“潘長老,此處為刑罰堂,處罰以公,不可動武。”

  “是。”

  潘梅咬牙隻得忍下來。

  “好吧,你不肯行禮,我也不逼你 我且問你,你在外的這幾年,有沒有將宗門所學,教授給其他人?”

  “沒有。”慧心決然回答道。

  徐紹如麵色嚴肅地道:“我口中所說的,本門之學,不單單是指我九天玉清宮的法術,還包括曆代老祖解疑釋義後的《道經》,此築基之法已演化為本門獨有,絕不能外傳。”

  “沒有。”慧心依然如此回答。

  她心裏清楚,這部經文早就已經傳授給夢曦了,為了女兒不受自己所累,她必須矢口否認。

  “不對吧,”潘梅皺起眉頭,露出一臉質疑的表情,“老身記得你有一親生女兒,你這一身高強修為,總不可能對自己女兒,都諱莫如深吧。”

  說完,她猛地看向葉靈清:“靈清,怎麽不見柳慧心的女兒?”

  靈清拱手道:“弟子抓捕慧心時,並不見她女兒,弟子不知慧心女兒是何模樣,故而便不再尋找。”

  “罷了。”潘梅擺手道。

  “我說過了,我沒有外傳,我對我的女兒亦是如此。你們要是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柳慧心堅決否定。

  徐紹如見慧心連連否認,他陷入了沉思,不知對麵這個曾經的天之驕女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這時,潘梅心頭冒出一個想法,於是伏在徐紹如耳邊說了幾句。

  紹如聽得此言,沉吟片刻後,乃點頭道:“那好吧,本座暫且信你。至於你的去留嘛,待我等回去討論一段時間,再做決定。你先回自己的原住所客居幾日。”

  柳慧心聞言一愣,眉頭微皺:“兩位長老要我回來就是問這些?不是因為葛明鬧事才來緝拿我問罪的麽?”

  潘梅笑道:“那武王府的小子來闖我山門,我等長老的確發了一時之怒,移罪予你。但是,相比身懷玉清宮修為的你來講,顯然宮中之術不外傳更為重要。”

  徐紹如接話道:“是啊,你當年與武王私定終身,玲瓏宮主一氣之下,將你削去宮籍,完全沒顧日後可能產生的後果,我們今日,便是邀你回來,一同處理此事。”

  潘梅道:“不錯,待我等商議兩天,若真如你所言,那隻須你發一個永不外傳宮中之法的毒誓,便可放你離去。”

  在此世界中,要是發下毒誓,燒靈符禱天,便是永不可犯。否則,天顯雷劫,擊殺背信之人。故而,立下毒誓,比任何保證都安全,當然前提是要祭一張引天劫的靈符。

  “柳慧心,你還有其他問題嗎?”徐紹如問。

  慧心嘴唇微顫地道:“我……我師父她,她還好嗎?”

  徐紹如微笑地捋了捋胡須:“嗯,宮主一切都挺好的,這次閉關似乎是有所悟,看起來,距褪凡入聖不遠矣,相信很快就能突破了。嗬嗬,我們九天玉清宮,將會迎來時隔萬年後,又一名聖人了。”

  “是麽……”

  柳慧心神色複雜,既替師父感到欣喜,又為自己被逐出師門而哀傷。

  一旁的葉靈清見柳慧心與兩名長老針鋒相對,看得心驚肉跳,暗暗替慧心捏了一把冷汗。

  直到見長老們放了自己這個師妹一馬,方才安心下來。於是,向二位長老告辭後,便帶著慧心離開了刑罰堂。

  看著她們的背影遠去,潘梅臉色瞬間變得狠戾起來,然後看向徐紹如,陰冷地說道:“哼!好一個牙尖嘴利的丫頭!她叛教多年,怎麽可能沒有傳授他人!”

  “她既然不肯說,那隻有我們親自出馬。”徐紹如雙眼微縮道。

  “徐長老,不如就依我剛才所言之計行事,穩住她後,誘使其說實話,我等再尋出接受過柳慧心傳授之人,然後,幹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全部……”潘梅做了一個割喉的手勢,“以儆效尤!”

  “不行!”徐紹如擺手拒絕。

  潘梅皺眉道:“為何?此女叛教而出,本是戴罪之身,現今,不但不思悔改,還當著我等之麵,故意隱匿欺瞞,更加不可饒恕!若不嚴懲除之,那日後,豈不是又要出一個兩個為情背叛的柳慧心。”

  徐紹如開口道:“話雖如此,但柳慧心已經非我門人,殺之會惹來非議,況且,就算她未曾被逐,其也罪不至死。還有玲瓏,我們要照顧到玲瓏的心情。”

  “宮主怎麽了?”

  徐紹如歎道:“你應該不會不知道,柳慧心以前可是玲瓏最疼愛的弟子,即使柳慧心被她削去宮籍後,從言行舉止可以看出,她依然對柳慧心倍加想念。若你我私自殺之,你確定能頂得住宮主的雷霆之怒嗎?”

  “宮主難道要為一個被逐弟子降罪於你我嗎?”潘梅話中帶怒地道。

  “這可難說,宮主行事,向來動靜莫測,你我還是小心為上。”徐紹如勸說道。

  “那好吧,”潘梅從座位上起身,“不過,我們還是得設法查出,柳慧心究竟有沒有泄露宮中修煉之法。徐長老,這件事就交給我來辦吧。”

  “好!此事就交予你,”徐紹如點頭,“記住,一切仔細小心。”

  “徐長老放心,我潘梅,定不辱使命!”

  又過了一日一夜,在青嵐山上的瀑布旁,夢曦將兩塊斷石撂下,雙腳癱軟的坐在地上,不停地喘著粗氣,手往腰後一摸,將一個竹筒抓在手。

  她拔開木塞,露出裏麵綠油油又富滿靈氣的汁液。

  夢曦毫不猶豫地灌入口中,雖說很是苦澀,氣味刺鼻,但經過長時間的飲用,她也漸漸適應了這種氣味。

  隨著青汁被吸收,其蘊含的濃鬱靈氣慢慢擴散開來,舒緩著酸痛腫脹的四肢腰身,補充幹涸枯竭的苦海。

  一道藍色的身影破風而至,閃現在夢曦身旁,此人正是葛明,在他手上還托著一顆神光璀璨的圓形玉石。

  夢曦看著那玉石,眼睛直發愣:“葛叔,你手上拿的是什麽呀?好漂亮!”

  葛明笑道:“這是靈源石,是天地靈氣自然形成的結晶,是我從武王府裏帶出來,專門送給殿下的。殿下若吸收此石,勝過平日引氣入體的速度百倍。”

  “真的!謝謝葛叔。”夢曦禮貌地道謝。

  葛明作揖道:“這是屬下應該做的。”

  夢曦聞言,輕咳了兩聲道:“葛叔,在這裏就別自稱屬下、在下的,我聽著別扭,以後用平常的叫法就行了。”

  “這恐怕……不合規矩吧。”葛明有些犯難了。

  夢曦故意一副嚴肅的表情道:“這裏不是王府,沒那麽多七七八八複雜的規矩。”

  “那就依小殿下。”

  夢曦很滿意地點了點頭,便立馬帶著靈源石打坐煉氣去了。

  看著夢曦小大人的可愛樣,葛明不禁暢然一笑。

  這時,李幽蘭慢慢朝葛明走來,一邊說道:“挺大方的嘛,剛才那靈源石足有十斤重吧,剛好夠曦兒一次吸納的量。”

  靈源石中的靈氣,比天地間飄渺靈氣更為精純,無需煉化,就可直接吸入,開辟苦海的效果也好。

  “那你呢?消失了一上午,幹嘛去了?”葛明回頭斜眼看著幽蘭道。

  李幽蘭不語,攤開了右手掌,之間掌心上有紅、黃、綠三種顏色、拇指指甲般大小的晶石。

  “這是……異獸的獸核。”葛明很快便認出了,“看這色澤,應該有個七八十年的修煉年齡。”

  “不隻這些,我還煉出了這三頭異獸的至純的精血,放在我的乾坤袋裏。你不是說要讓曦兒練實戰技法嘛,沒有點好東西增強抗性怎麽行?”

  李幽蘭摩挲著三枚獸核道。

  “你倒是有心了,昨日還說什麽都不同意呢,今天就取靈物配合我,嗬,難怪小殿下說你是刀子嘴,豆腐心。”葛明笑眯眯地道,一臉看透你的模樣。

  幽蘭紅著臉道:“誰配合你了!我還不是怕到時候曦兒受傷,自作多情!”

  說罷,便自顧自地離開了,留葛明一個人搖頭輕笑。

  夢曦找了處僻靜之所,閉目盤坐,默念經文,靈源石受到引力,精純的靈氣隨之被秦夢曦納入丹田之內,開辟苦海。

  精純的靈氣像海潮激浪一樣,衝擊著昏暗寂靜的苦海,就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撞擊古老堅實的城牆。

  過了近一個時辰,苦海出現了絲絲裂縫,夢曦心中一喜,加快詠頌《道經》經文,同時,渾身晶瑩的肌膚翕張,連同天地靈氣也一並吸納——這是夢曦連日來,在負斷石期間領悟演化出來的方法,她發現,一邊負重,一邊默念經文,可以讓靈氣通過肌膚傳入丹田,雖然量小,但可以使苦海不會太快枯竭。

  這時,隨著苦海一陣“劈啪”的破裂聲,浪濤般的天地精氣如鑿冰破雲,將孤寂的苦海撕裂,洶湧澎湃的靈氣匯入,夢曦內視苦海,隻見,那裏已經變成一條波浪滔滔大江大河了。

  夢曦頓時感到全身的精力,是前所未有的充沛旺盛。

  她望向不遠處的一塊半個高的巨石,立即飛步奔去,她沒有學習過任何步法,竟快如獵豹,大喊一聲,靈氣匯集於右手之上,一拳揮去!

  但聽“嘣”地爆響,巨石被夢曦當場轟成無數塊碎石,向四麵八方飛射而去。

  隨即,夢曦左手變掌,朝著離自己最近的大樹斬去。

  這顆兩人合抱的百年大樹,登時“哢嚓”一聲折斷。

  夢曦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這一刻,她感受到了擁有力量的快感,這使夢曦對變成強者的渴望愈發地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