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 措手不及
作者:喬梁葉心儀      更新:2021-11-25 18:31      字數:3392
  上午9點,座談會在西州賓館貴賓樓會議室召開,參加座談的有騰達、西州市長等西州市相關領導以及西州有關市直部門負責人,還有各縣區一二把手,除了正處就是副廳和正廳,隻有喬梁一個副處,而且這副處還是掛職的。

  座談會由騰達主持,他坐在會議桌正中間,主賓位置坐著安哲,次賓位置坐著駱飛,其他人按照職務級別和區縣排序依次而坐,喬梁挨著丁曉雲坐在最下首的位置。

  座談開始後,按照常規程序,騰達先把安哲和駱飛介紹給大家,然後給他們介紹了參加座談的西州各位,安哲和駱飛向大家點頭示意,大家報以熱情而熱烈的掌聲。

  騰達接著道:“安董事長和駱市長此次來西州考察,是江東省考察團來西北省活動的一個組成部分,根據兩省主要領導和相關部門溝通協商的決定,江東商業集團和江州市今後將定點幫扶我們西州市,在此,我代表西州全體幹部群眾,向江東省考察團致敬,向親自來西州考察的安董事長和駱市長表示由衷的敬意和熱烈的歡迎,同時表示深深的感謝……”

  騰達的歡迎致辭很完美,大家再次熱烈鼓掌,安哲和駱飛起身向大家點頭致意。

  駱飛此時不由有些意氣風發,尼瑪,自己是來幫扶西州的,這讓他下意識有些施主的感覺。

  安哲則看起來很平靜很淡定。

  接下來的議程是向客人介紹當地情況,西州市長先發言,他站在全市的角度,把西州近年的社會和經濟發展狀況做了一個比較具體的介紹,安哲和駱飛邊聽邊記,安哲聽得仔細記得認真,駱飛則多少有些應付,這些東西以後都會有具體材料的,做個樣子記一下得了,顯出對主人的尊重,沒必要太認真。

  市長介紹完情況後,接下來各縣區開始匯報情況,按照次序,先區後縣,涼北在最後。

  各區縣在匯報的時候,都是以一把手為主,一把手匯報完之後,如果客人有提問,二把手再做相應的補充。

  在他們匯報的時候,安哲記得同樣很認真,聽完一把手的匯報,也會提出一些問題。

  顯然,安哲對此次座談是很重視的,當做初步了解西州情況的一個重要機會。

  駱飛雖然看起來也很重視,但基本沒有提什麽問題,或許是該提的問題都讓安哲提了,他找不到提問的由頭。

  看安哲聽得仔細記得認真,並不時提問,而且問的問題還都很貼切實際,很有針對xing,騰達不由暗暗點頭,當年認識安哲的時候,這家夥做事就很認真,看來這習慣一直沿襲到現在。

  看駱飛聽得有些走神,記得貌似也不是很認真,而且還沒提出什麽問題,騰達不由又想起劉昌興的提醒,暗哼一聲,這家夥的重視程度看起來不如安哲。

  最後輪到涼北匯報的時候,丁曉雲看了一眼喬梁:“喬縣長,你來給兩位領導做匯報吧,等你匯報完,如果有必要,我來做補充。”

  丁曉雲此言一出,喬梁微微一怔,丁曉雲怎麽給自己來了個突然襲擊?

  聽了丁曉雲這話,大家也不由意外,其他縣區都是一把手匯報,怎麽涼北要搞特殊?丁曉雲為何要這麽做?

  騰達皺皺眉頭,用不滿的目光看著丁曉雲,她這麽說,似乎顯出對客人的不尊敬。

  西州市長看看丁曉雲,又看看喬梁,眨眨眼。

  丁曉雲接著道:“各位領導,雖然我到涼北任職有幾個月了,對涼北全縣的情況也有比較深入的了解,但喬縣長在到涼北掛職這短短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在熟悉全縣的情況,一直在深入基層調研考察,喬縣長深入的基層,不隻是鄉鎮,而且包括他能走到的所有村落和牧民定居點,說實話,他去的很多地方,我都還沒來得及去,所以,如果想要兩位領導能對涼北的情況有更全麵深入的詳細了解,我認為讓喬縣長先匯報比較合適。”

  丁曉雲此時決定這麽做,是有自己想法的,一來是基於她剛才說的實情,二來是她想給喬梁一個在市領導和市直部門負責人以及各縣區一二把手麵前一個嶄露頭角的機會,三來,是因為要匯報的對象是安哲和駱飛,昔日的大領導來了,娘家的負責人來了,必須讓喬梁匯報,讓他們知道喬梁在涼北的掛職是腳踏實地兢兢業業的。

  當然,對喬梁匯報的結果能否讓大家認可和滿意,基於對喬梁目前的了解,丁曉雲是比較有信心的。

  所以,丁曉雲決定這麽說這麽做。

  聽了丁曉雲這話,騰達雖然覺得不大合適,但卻又不好當場反對,而且也找不出合適的理由反對,於是用試探的目光看著安哲和駱飛,嗬嗬笑了下:“安董事長,駱市長,你們看……”

  安哲一時沒有說話,而是看了一眼丁曉雲,丁曉雲微微點點頭,接著自信地一笑。

  從丁曉雲這細微的表情和眼神裏,安哲似乎意識到了什麽,立刻斷定,涼北這位女書記很聰慧,她和喬梁的關係應該是不錯的,她對喬梁是關心的,她是有心想幫助喬梁的。

  安哲心裏一陣寬慰欣慰,接著點點頭:“我沒有意見。”

  駱飛眨眨眼,尼瑪,其他縣區都是一把手匯報二把手補充,唯獨輪到涼北就倒了個,而且喬梁還不是二把手,不過是個掛職的副縣長,在這種嚴肅的場合,丁曉雲打的什麽算盤?難道原因真是她剛才說的那理由?難道喬梁在這麽短的時間裏,真的能撲下身子徹底深入基層了解透徹涼北的全麵情況?莫不是這女書記不知出於什麽原因,有心想在這場合捉弄一下喬梁,故意想讓喬梁出洋相?

  如此一想,駱飛突然想笑,聽安哲說沒意見,隨即也點點頭:“好啊,喬縣長是從江州來涼北掛職的,我對他的掛職情況一直很關心,既然丁書記如此說,那我借這機會聽聽也好。”

  聽安哲和駱飛都沒意見,騰達鬆了口氣,接著看著喬梁:“喬縣長,那你就開始匯報吧。”

  “好的。”喬梁痛快點點頭。

  此時喬梁雖然看起來很痛快的樣子,但心裏還是意外的,因為讓自己匯報這事,丁曉雲事先沒有給自己通任何氣,直接在會上搞了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喬梁此時是能揣摩到丁曉雲的某些用意的,在心裏感激的同時,又覺得丁曉雲不打招呼突然決定這麽做,似乎是想借這機會考驗自己臨場反應的能力,看自己到底有多大水平。

  丁曉雲這麽做似乎有點冒險,但又顯出對自己的高度信任。

  在這短暫的片刻,喬梁迅速從意外中鎮靜平靜下來,腦子裏快速梳理著準備匯報的思路,在這段時間,自己除了對全縣的基本情況有了比較透徹的了解,而且轉了那麽多基層的地方,雖然還沒有全部轉完,但肚子裏已經有了不少貨,把這些貨匯報出來,是足以應對這座談會的。

  而且還有重要的一點,其他縣區在匯報的時候,基本都是圍繞著麵,涉及到點的不多,涉及到基層的更少,如此,他們的匯報雖然聽起來都很全麵,但卻又讓人感到籠統。但自己要匯報可就不同了,不但有麵,而且有點,不但有上,而且有下,而且這下還是最真實最基層的情況。

  喬梁看了一眼丁曉雲,丁曉雲帶著信任而鼓勵的目光看著他,微微點了下頭。

  喬梁微微笑了下,輕輕呼了口氣,接著看著安哲和駱飛開始匯報:“兩位領導,自從我到涼北掛職以來,一直在熟悉全縣的情況,這段時間,我在基本了解全縣社會和經濟發展基本狀況的情況下,一直在下麵調研,到目前為止,已經走遍了全縣三分之二的鄉鎮、村落和牧民定居點,根據我目前了解的情況,現在給兩位領導做一匯報……”

  接著喬梁邊想邊談,雖然是趕鴨子上架臨時上馬,但談地很條理很深入很具體。

  聽著喬梁侃侃而談,安哲不停做著記錄,神情很認真。

  駱飛則有些意外,我靠,喬梁這小子來涼北時間不長,而且中間還因為那死去活來的折騰浪費了一些時間,耗費了一些精力,在這麽短的時間內,他竟然知道這麽多,竟然對縣裏基層的情況了解如此深入詳細。

  聽著喬梁的匯報,騰達也有些意外,帶著思索的目光看著喬梁。

  而西州市長則帶著讚賞的目光看著喬梁,這小子不錯,像個真正來掛職的,看得出,這小子是有高度責任心和敬業精神的。

  其他市直部門負責人和縣區一二把手也暗暗讚賞,這位來掛職的副縣長作風紮實,工作深入,好樣的。

  喬梁匯報了足足半個小時,然後停下來:“兩位領導,我的匯報結束了,如果領導有什麽問題,請垂詢。”

  會議室裏很安靜,大家都看著安哲和駱飛。

  安哲抬頭看著喬梁,神色平靜安靜,目光深沉而沉穩。

  從安哲看自己的目光裏,喬梁看到了他的滿意和欣慰,暗暗鬆了口氣,又有幾分得意。

  駱飛則直勾勾看著喬梁,眼神裏的意外還沒有消失。

  看著駱飛這表情,喬梁微微一笑,賊心不死的家夥,這麽看著老子幹嘛?難道是因為老子長得比你俊?

  廢話,老子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你自然沒法跟老子比。(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