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宛城之戰(五)
作者:狼內個浪浪      更新:2021-11-25 18:31      字數:2620
  郭嘉的計策是借助美人鄒氏,挑起曹操和張繡的戰爭,進而除掉長子曹昂。賈詡的主觀意願是不想和曹操開戰的,但是賈詡也明白,一旦東窗事發,張繡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戰事便不可避免。

  其實賈詡也想過阻止郭嘉的計謀,但是賈詡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其一,賈詡看到的幻像在作祟,讓賈詡已經有所相信和曹操的一戰是命中注定。其二,如果張繡就這麽投降了曹操,周邊所有勢力隻會把張繡當做一個落魄諸侯來看待,一旦曹操大軍離開,那麽張繡就會成為他們嘴邊肉。反之如果張繡能夠打贏曹操,那麽周邊勢力就會對張繡實力有所忌憚,反而能保得張繡安全。

  “那就讓我們今晚打敗曹操吧!”賈詡說的很平穩。

  “能贏?”張繡已經做好了玉石俱焚的覺悟。

  “能。”賈詡和曹操開戰其實已經早就做好了籌劃,心中已有了分寸。

  “如何贏?”張繡追問著。

  “偷襲。”賈詡說著,現在在宛城的曹操軍數量不比張繡軍少,隻有攻其不備,才能讓勝算更大些。

  張繡看著賈詡,等待著賈詡的仔細解釋。

  “雙方交戰,士氣盛者贏。”賈詡看到張繡的表情知道張繡在等待著自己說明。“偷襲是打擊士氣的最好方法,但是僅僅是偷襲是不夠的,曹操軍久經沙場,偷襲雖然會造成一時的慌亂,但是他們會很快立定陣腳,為此還有一事必須要做。”

  “何事?”張繡說話總給人一種惜字如金的感覺。

  “刺殺。”賈詡知道張繡一定又要問刺殺誰,所以自己自覺地就往下說了,“刺殺曹操是不大可能的,曹操身邊護衛眾多,尤其在非常事態的當下,曹操與鄒夫人之事已經滿城風雨,曹操的護衛隻會多不會減,所以我們要刺殺的是曹操最重要的護衛——典韋!”

  張繡若有所思的想著,刺殺典韋絕非易事,但是看到賈詡胸有成竹的樣子便不再發問,耐心的聽賈詡說下去。

  “典韋在曹操軍中是安全的象征,曹操敢來納降很大原因就是因為帶著典韋,這是曹操最能得到安全感的保鏢,我們隻要拿下了典韋,曹操的安全感就會消失,再加上偷襲,曹軍安能不敗?”賈詡的話中似乎已經把殺死典韋當做了十拿九穩之事。

  如此看來,曹操軍確實可以打敗!張繡已經明白了賈詡要做的事,但是具體如何詳細部署,殺掉典韋並偷襲成功可不是說說就能做到的,賈詡一定已經有了詳細的計劃!張繡正要上前詢問之時,賈詡卻先開口了。

  “張將軍,在我詳細說明之前,我有一事相求。”賈詡拱手對張繡說著。

  這時候有事相求?難道是為了提前加官進爵?張繡覺得賈詡要什麽他都會給的,因為他是叔叔臨終囑托之人。

  但是張繡錯了,賈詡要的不是獎勵,而是——

  “我求張將軍萬萬不可殺曹操!”

  這個要求是張繡完全沒有想到的!曹操欺我已到如此地步,為何不能殺!張繡正要辯解,賈詡已經開始解釋了。

  “曹操不能死!曹操好比是一頭關押著北方野獸的大門,如若曹操身死,北方的野獸將會大舉南下,如若到那時,我們便再無回天之力了!”

  北方野獸……東北袁紹!是的!現在唯一能阻止袁紹南下的就隻有曹操了,如果因為一時意氣用事,殺掉了曹操,那麽袁紹便會再無阻隔,一統天下是難免之事!

  張繡明白了這個道理,對著賈詡點了點頭,雖然可恨,但是正如賈詡所說,曹操現在還不能死。

  賈詡見張繡允諾,便湊了過去,把早已想好的對策貼著張繡耳邊一一訴說,隻聽得張繡瞪圓了雙眼。

  宛城,曹操營。

  曹操扶著頭看著自己麵前的桌子。

  自己怎會做出如此糊塗之事?但是事已至此,又該如何是好?

  現在最主要的,是要明白張繡的態度!具體是把事情鬧大還是大事化小主動權已經跑到了張繡那裏!曹操倒不是害怕和張繡作戰,曹操隻是不想有無謂的損失!

  就在曹操忐忑不安之時,張繡的士卒來到了曹營,是戰?是和?全都要看這個士卒怎麽說了!曹操看向了張繡士卒。

  “曹大人,我家主公今晚設宴,款待曹大人。”士卒單膝下跪說著。

  不是戰書,不是和解信,而是設宴?這是什麽套路!曹操揣測著這一切背後的用意。

  曹操身邊的長子曹昂見父親開始沉思,便允諾下了宴席,讓士卒先回去了,等到四下無人曹昂才湊到了父親的身邊。

  “父親所思何事啊?”曹昂見曹操緊鎖著眉頭,擔憂的問。

  “昂兒,你說這宴到底是和解宴還是鴻門宴?”曹操說出了自己思慮之事。

  確實,這個宴席的目的讓人有些猜測不透。

  “無論是和解宴又或是鴻門宴,父親隻管帶著全部軍士去便好,如若是和解宴,那自然再好不過了,哪怕真是鴻門宴,有眾軍士跟隨父親,父親也無需擔憂。”曹昂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其實曹昂所說,曹操也不是沒有想過,但是郭嘉曾經說的賈詡詭計多端的告誡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隻怕這宴會,就是賈詡的計策。

  “我要帶上典韋!”曹操覺得還是應該去,不過為了防止中計,他要把自己的大將帶在身邊。

  到了傍晚些時候,曹操帶著典韋以及大量的軍士前來赴宴了。為了防止自己赴宴期間大本營被人趁虛而入,曹操留下了長子曹昂守備軍營,並囑咐一旦有變,立刻快馬通告。

  等曹操和典韋來到州府之內時,州府之內早就備好了美酒佳肴,張繡拉攏了宛城的鄉士豪紳全聚於此來陪同曹操。見到這麽多鄉士豪紳,曹操的內心稍微安定了些,因為如果張繡擺的是鴻門宴,必然會波及這些達官貴人。這麽做是不利於張繡在宛城的統治的。

  雖然來的時候,曹操已經讓自己帶來的士兵偷偷圍住州府,怕會生變。但是即便如此,曹操依舊不放心,他怕張繡藏了人馬在這州府之內,他偷偷囑咐身邊的典韋,偵查下四周有沒有張繡的軍士,典韋領命出去了。

  “曹大人!您真是雄姿英發啊!”幾個喝的半醉的鄉紳在張繡帶領下來給曹操敬酒,一個搖搖晃晃的滿身珠寶的富商說著。曹操看著張繡麵色,並未察覺到異常,便舉杯站了起來。

  “我昨晚和你嬸嬸過得夜。”曹操故意這麽說。

  這下,似乎空氣都凍結了。沒人會想到曹操居然會主動把這事說出來,但也正因為曹操的主動,反而讓這件事成為了對張繡使用下馬威的利器!

  曹操注意到了四周的異常,鄉紳們基本都驚醒了一般的酒,幾個在照顧大家的下人嚇得大氣不敢出,幾乎所有人都在偷偷的看張繡,看張繡會做出怎樣的回答。

  張繡的手都快攥出血了,但是他強壓著自己的情緒,不斷的告誡自己,現在不可以!現在不可以!必須忍住!否則賈詡大人的計策就會全盤落空!

  “既如此,以後宛城要承蒙關照了。”張繡最終戰勝了自己,說出了賈詡早就教他的應對之語。

  這下子輪到曹操驚愕了,這個張繡可是真有意思,居然用這醜聞來為自己謀取利益!看來,這才是這詞宴席的目的啊!

  也就在此時,典韋回來了,他對著曹操搖搖頭,意思是並未發現多餘的甲士。

  看來是我多疑了!這還真的是和解宴!曹操哈哈大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