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8章 暗流湧動,通道再現(六千)
作者:白衣洛陽      更新:2022-06-23 18:58      字數:6088
  聽到白炎的話,炎曦和月嬋都有些差異。

  但是看到他手中拿著的東西之時,二女卻又忽然凝重起來。

  “夫君,你是說要在現在將那地方給聯通起來?

  現在大千世界正是處於混亂之時,如若是在這個時候將那地方給聯通起來,或許大千世界會更加的困難。

  也許就此走向徹底的衰敗,乃至於終結也都是有可能。”

  炎曦神色凝重的說道。

  話音剛剛落下,還不等白炎開口,月嬋也接話道:“是啊夫君,到現在為止,大千世界或許都也僅僅隻是處於一個內鬥的狀態。

  或許我巨神族乃至於很多種族都會因為此事件而遭受重創,乃至於徹底的從曆史長河之中消亡。

  但是於大千世界的根本而言,卻還是沒有太大的影響。

  雖然星庭已經是徹底的走向了偏執,無論有多少種族站在他的對立麵,也不可能讓他們改變其觀點。

  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即便是這樣的星庭,他們的初衷也都是為了大千世界的穩定發展。

  但是如若那地方的強者降臨,將會發生怎樣的事情,我們卻又都說不清楚了。”

  白炎拿在手上的玩意兒,赫然就是那一塊得自於道海核心之處的真界令。

  而白炎所說的主動出擊,自然也就是直接將之前已經出現過的通往唯一真界的通道給再次搞出來。

  這件事情放眼整個大千世界,目前也就隻有他白某人能夠做到。

  在聽到兩位娘子這般擔憂的話之後,白炎嘴角卻是再次勾起了一抹笑意。

  “娘子,你們的擔憂為夫也都知道。

  為夫自然也不清楚那邊的強者對於大千世界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態度。

  之前為夫就告訴過你們,為夫以白帝九秘之浮夢之術,以夢境的狀態進入過那裏。

  對於那裏也的確是有一點點的了解,那一次為夫在其中感應到的氣息,就已經是有十數道或許並不比兩位娘子差多少。

  所以為夫有理由相信,那唯一真界必然是要比大千世界更加強大的。”

  在說到這話的時候,白炎神色也是有著些許的凝重。

  隨即他的目光又看向的炎曦和月嬋。

  “但是,為夫又有一個問題,想要詢問一下兩位娘子。

  如若咱們不這樣做,以目前巨神族的實力,或許還可以再加上今日出手相助的人族以及眾多的二流種族。

  或者再加上妖族,這些種族真的有信心能夠對抗整個星庭嗎?”

  白炎這個問題確實直接將炎曦和月嬋給問住了。

  這麽多種族看起來已經很強大了,然而真的能夠對抗星庭嗎?

  炎曦和月嬋捫心自問,這個答案是,不能。

  這一次就是最好的例子。

  星庭已經是分兵幾路了,同時對妖族和巨神族的兩個界域出手,都能夠讓妖族和巨神族手忙腳亂,甚至於蒙受巨大的損失。

  那如果下一次他們改變策略,集中力量來對付某一個界域,又會是什麽樣的情況?

  誠然,妖族和巨神族乃至於人族可以互相支援。

  但是如果星庭的全部力量針對於一處,那麽他們甚至有本事在這幾個種族都沒有反應過來,來不及救援之時就將某一個種族的重要之處給滅掉。

  就如同這一次的極寒神界,若非是白炎爆發,就骨真人帶領的那上千艘超級戰艦,加上其中的星庭強者就足以將極寒神界拖垮?

  如若下一次他們前來進攻的實力,翻個一倍兩倍乃至於三倍。

  情況又會是怎樣?

  屆時白炎不一定能夠爆發出主宰級的戰力,恐怕那個時候極寒神界將會在極短的時間之內覆滅吧。

  骨真人之前臨走之時所

  說的話,並非全部都是危言聳聽。

  看到兩位娘子陷入了沉默,白炎又直接開口:“麵對如此強勢的星庭,咱們必然是不可能隻是被動防守。

  被動防守誰也防不住,等待我們的隻會是被逐個打擊,逐個滅亡。

  而唯一真界或許是星庭都沒有辦法預料到的一張王牌。

  我也相信,他們的初衷從最開始乃至於到現在,都是希望大千世界越來越好。

  所以如若唯一真界的強者真的通過那個通道過來,真的對大千世界造成了威脅,想必星庭的矛頭必然是會從我們身上轉移開來吧。”

  “現在我們所缺的隻是時間,你們需要給為夫一點時間,等到為夫成長到主宰之時,或許一切都不一樣了。

  我們這一次隻能以這種方法置之死地而後生。

  總之,大千世界都是要遭受一次重創的。

  那麽咱們至少可以決定大千世界遭受重創的方式是什麽樣的。”

  聽到這話,炎曦和月嬋再次沉默。

  但是神色間皆是有著些許的意動。

  他們也得承認白炎此時說的話有幾分道理。

  【重要提醒】

  沉默片刻之後,月嬋又開口道:“但是那個通道依舊不能夠在烈焰神界,或者是極寒神界。

  如先前所言,我巨神族不能是唯一真界降臨的第一場所。”

  月嬋的話音落下,炎曦又補充道:“不能是巨神族,也不能是我們有方的任意種族,更不能是星庭所在的位置!”

  月嬋的話白炎能夠理解,但是炎曦這話一出去,又再次讓他略微有一些懵逼了。

  “娘子此話怎講?”

  炎曦又道:“因為我們並不清楚唯一真界那邊對大千世界的態度。

  如若那通道就在星庭,以星主的手段,我們又怎知他不能將唯一真界轉化為他的友方勢力?

  畢竟無盡歲月以來,星主活動在外的都隻是他的分身而已。

  如果是那個通道離星庭太近,他的本體能夠幹預的情況之下,一切便都未可知了。”

  炎曦她們一直也都很清楚,星主的本體似乎是被困在星庭,一時之間難以動彈。

  那等原因或許跟遠古之時的滅世之戰有關。

  但是一直以來她們對星主本體的忌憚都從未有絲毫的放鬆。

  白炎點了點頭,然後又道:“既然如此,那麽大千世界之中,或許還真的是有一個合適的地方。”

  白炎這話一出,炎曦和月嬋對視一眼,而後默契的道:“道海!”

  道海的消失,在冥冥之中仿佛就是為這一次事件定下的因果。

  道海處於大千世界頗為中央的位置,道海消失,唯一真界的通道出現,這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

  這裏是一片最古老的星光照耀之地。

  這片空間之中懸浮著無數大。大小小的島嶼,每一個島嶼之上都發出璀璨的亮光。

  無數人在這裏安居樂業,潛心修行,這裏正是星庭的本部之所在。

  此時在這些島嶼之上,還在源源不斷的有著無數道流光向著星庭的大門口而去。

  這些流光之中的氣息皆是不弱,然而此時有一道卻是向著相反的方向而去。

  那一片古老星空之下,星主依舊是盤坐在命運輪盤之上。

  此時他手中那一隻由古老星光凝聚出來的大筆落在命運輪盤第九區域之上。

  正在不斷的勾勒著,將之前畫在上麵的薑小魚身影給抹除。

  而後重新勾勒出了一道靈動而活潑的身影。

  那是一襲紅裙。

  正是林火兒的模樣。

  “我早該想到的,這件事情拖到現在才得以發現,的確是太過於重大的疏忽了。

  如果不是她主動的爆發覺醒,可能本座還要被那

  家夥引領著走一大段的彎路。”

  自語的時候星主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但是片刻之後他又再次笑道:“不過,現在亦是不晚。

  大千世界雖然已經混亂,天地秩序隱隱有著崩塌的危險,但是最終時刻還沒有到來。

  隻要在那個時候到來之前,將第九世的隱患給抹除掉,一切就能夠重新回到正軌。”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之中終究還是帶著些許的欣喜。

  隨即他直接從命運輪盤上站了起來,那一杆大筆隨之消散成一片星光。

  目光向著頭頂的古老星辰望去。

  “老師,弟子終於是找到了所有一切的根源,第九世已現,請您祈禱一切順利吧。

  弟子必將遵循您的指引,將一切反亂撥正,守護大世安穩。

  隻要弟子還存在於這世上一天,大千世界便不會滅,那無盡之域便永遠也過不來!”

  這般嚴肅且鄭重的說了一番話之後,星主居然雙手合十,對這頭頂的那一片星空行了一禮。

  那等虔誠是大千世界所有人都未曾見過的。

  在星主做完這一切之後,他麵前最近的一個星辰,卻是忽然發出了一陣亮光。

  一道波動向著他傳來。

  星主皺起了眉頭,但還是揮了揮手。

  麵前的虛空之中便是浮現出了一道窈窕的身影。

  那是源自於某個遙遠的區域投過來的影像,而虛影所呈現出來的,卻也是當時白炎的一個熟人。

  “弟子舞青竹,拜見星主大人!”

  來人赫然就是當初跟白炎一戰,戰敗了的舞青竹。

  這妮子上一次前往大千世界遊曆,再次於黑玫瑰和白炎那裏受到打擊之後,便又回到了星庭。

  此時再次出現於星主麵前,他已然是神王境的強者,不愧是星庭天賦極高的妖孽之一。

  隻不過此時的舞青竹身上的氣質卻是越發的深沉穩重,那頓悠然如林間仙子的氣質更加深厚了幾分。

  舞青竹對星主行了一禮,而後又道:“弟子有要事稟報。”

  聽到舞青竹的話,星主臉上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容,這一刻的他卻又如同一個和藹的鄰家老爺爺。

  “

  【重要提醒】

  是青竹啊,有什麽事兒但講無妨。”

  聽到星主的話,舞青竹也沒有任何猶豫,再次開口:“弟子聽聞星庭已然是大規模的出動。

  正在大千世界四處挑起戰爭。

  並且首個攻擊目標就是巨神族,這件事情讓弟子很是不解。

  我星庭無盡歲月以來,都是超然於物外,向來不會理會大千世界的那些事情,即便前八次大勢動蕩,我星庭也隻是在堅守使命做相對應該做的事情。

  但是這一次星主大人是否覺得有些過了?”

  “我們星庭雖然超然,但不可否認也是大千世界的一份子,並且無盡歲月以來的使命也都是維護大千世界的安定與和平。

  但這一次我們仿佛已經是反其道而行之,成為了重創大千世界的第一股力量。”

  舞青竹說這話可謂是無比耿直了,這話即便是星主身邊的紅人,星空守夜人未必都敢說的那麽直接。

  然而還不等星主給予回應,他又再次開口道:

  “前一段時間青竹曾到大千世界遊曆了一趟,那裏的種族雖然也都在不斷的爆發爭鬥,但也都處於一個相對穩定的範圍。

  並不會破壞大千世界運行的規則與氣運。

  而其中的巨神族更是大千世界代表性的種族之一,他們的根基紮實,一直以來也在盡力維護大千世界穩定。

  我實在不明白為何咱們這一次非要與他們為敵。

  弟子並非是質疑星主大人您的決定,但弟子心中當真是有些疑惑。

  若可能,弟子希

  望星主大人收回這般決定。

  所有的事情弟子相信都還有更好的解決方式。”

  說完這話之後,舞青竹便一直低著頭等著星主的回應。

  其實在她心中亦是無比的忐忑,她知道在星主麵前直接說這般質疑的話,無疑是冒天下之大不為。

  果然,在聽到舞青竹這話之後,星主的眉頭卻是忽然皺了起來。

  之前臉上保持的那等笑容也直接消失而去。

  他才剛剛向著自己心中的信仰祈福,便出了舞青竹這麽一個破壞氛圍的家夥。

  在經曆了大千世界一係列事情之後,星主心中已經是變得極其的敏感,內心不說脆弱,但也早就已經沒有了主宰強者的風度。

  所以在對舞青竹這話,他已然是極度的不悅。

  此時他的表情極其的陰沉,但還是忍住了衝動,沒有直接對她出手。

  盡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著溫和:“有些事情你還太小,你看不到。

  但你隻需要遵循長輩的安排便可以了,其餘的事情你便不需要再度過問了。

  好了,就這樣吧,去吧。”

  這般回答極其的敷衍。

  但能給一個敷衍的回答,並且沒有當即暴怒,已經是舞青竹的天賦地位使然。

  如若換做其他任何一個資質平平,潛力平平的神王來對星主說這話,敢這般犯他的忌會,恐怕星主都要直接出手鎮壓了。

  星主的話音剛剛落下,沒有等舞青竹回應,他便揮了揮手。

  麵前的這一道虛影便是直接消散,在某一顆星庭的浮島之上,舞青竹神色有些難看。

  “星主的態度好生堅決,這件事情可能真的已經沒有任何回旋的餘地了,我該怎麽辦?”

  這番自語一聲之後,舞青竹臉上浮現出一抹痛苦。

  她是真的不想星庭直接這麽與大千世界開戰。

  “不行,即便我舞青竹人微言輕,我也要盡可能的阻止!”

  說了一句之後,舞青竹沒有任何猶豫,向著星庭入口的方向而去。

  ……

  這裏是一片充斥著無盡混沌的空間。

  在這片空間的中央依舊盤膝坐著一個豐神俊朗的白衣男子。

  他身上的氣息綿長,臉上卻有一種悲天憫人之相。

  此時,他背負著雙手站在這片混沌的空間,看著眼前那些混沌之力上下翻騰,眼中露出了一抹期待之光。

  “大兄,星庭已然是按捺不住,親自出手了。

  而且他們的第一個攻擊目標赫然就是巨神族。

  隻不過第一次嚐試性的攻擊卻是以失敗告終,大千世界不少種族都是下場了。

  甚至於人族那四位大帝也都帶著人族強者親自與星庭作對,算是站在了巨神族陣營了。”

  在這中年男子期待的時候,一道意念波動卻是忽然傳進了這個混沌空間。

  那語氣平靜,甚至帶著些許輕佻的味道。

  聽到這話,中年白衣男子微微一笑:“嗬嗬,那幾個家夥我該說他們是開竅了呢,還是說他們越發愚蠢了呢?

  不過星主這老家夥總歸是按捺不住了。

  想來他身上背負著的那的滅世之罪也在日積月累的增長著,即便他實力深不可測,想必也已經快要到了臨界點了。

  能夠做出這種決定倒也屬實正常,畢竟這一次與前八次

  【重要提醒】

  相比,真的是太過複雜太過有趣了。”

  這般自語一聲之後,他又回以一道意念:“血族表現如何?以及巫族是什麽態度?”

  這道意念一過,又有一道意念波動傳了進來。

  “血族表現還算不錯,一出手就直接占據了近乎十分之一的大千世界的界域。

  而這一次他們倒是一改作風,並沒有掀起太過於巨大的殺戮,隻是維持著他們自

  身所需而已。

  當然,那等擴張的速度還在不斷的進行,大千世界所有種族皆是受到了波及,都是分出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去跟血族纏鬥。

  血皇那家夥這一次倒也還算信守承諾。”

  頓了一下,那意念又道:“隻不過巫族嘛,那巫瑤聖女,的確不愧是巫族無盡歲月以來最出色的一位聖女。

  我幾次遊說,她卻還是不為所動,我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麽。

  而她又有著巫族那件傳世棺材,她的本體又常年都待在那棺材裏麵,在那裏麵我還真不是她的對手,所以咱們也沒有辦法對她用強。

  所以巫族是一個不穩定因素。”

  聽到這話,白衣男子眉頭一挑,又道:“巫族雖然在遠古之時遭受了重創。

  但他們畢竟是大千世界之中最重要的種族之一,而且保留在各個神秘界域之中的巫族力量,其實也還不在少數。

  當然,這些其實都並不是特別重要,重要的是巫瑤聖女的身份,對於我們的計劃也頗為重要。

  盡可能的再次爭取一下吧。

  實在不行你就自己看著辦吧,你能調動的力量其實也不在少數,不穩定的因素我們還是需要排除一下。

  畢竟謀劃了那麽久,現在已經是到了關鍵時期,不能出任何一點差錯。”

  “大兄放心吧,這件事情交給我了。”

  白衣男子點了點頭,隨機似是又想起了什麽:“對了,那個黑玫瑰以及帝辛,還有那個初代也留意一下吧。

  這些人在之後或許也都能夠起一些關鍵作用。”

  “這些我也都留意著呢,不僅是他們,跟那小家夥有著深厚因果牽絆的所有人,我都留意著呢。”

  “好,你辦事,我放心…”

  對話結束之後,白衣男子看著麵前混沌的空間,眼中的那種期待之光提升到了頂峰。

  在他的目光之中,那混沌之力夾雜著些許銀白色的光點。

  並且那等光點正在一步一步的蠶食著這空間的混沌,逐漸壯大起來。

  “快了快了,犧牲那麽大,做了那麽多,希望最後的結果是我想要的。

  大千世界的氣數,不會如此斷絕……”

  ………

  幕後的那些大手都在不斷的推動操控著大千世界的這一盤大棋。

  但此時無論大千世界的暗流如何湧動,白炎和月嬋她們卻是絲毫不知。

  即便知道也不會在意。

  此時炎曦月嬋和白炎夫妻三人,沒有驚動任何人,悄然從烈焰神界離開。

  他們相信在這段時間之內,星庭應當不至於會卷土重來。

  很快他們便直接重新回到了已經變得空空蕩蕩的道海之中。

  並且就在之前道海最核心的那個位置現身而出。

  白炎直接召喚出了自身的法像,手握那一塊真界令。

  夫妻三人神色都極其的凝重,而後沒有任何猶豫,將自身的所有力量盡皆湧入到了真界令之中。

  下一秒,真界令再一次爆發出了璀璨的銀白之光。

  之前那種熟悉的波動,再一次從真界令之上傳來。

  而後道海核心的虛空再一次扭曲了起來。

  霎時間便有一道通天光柱拔地而起。

  這裏的虛空仿佛漏了一塊兒一般,形成了一個無比龐大的通道。

  這通道深邃而神秘。

  一道渾厚滄桑而古老的氣息瞬間從通道的另一頭傳了過來。

  並且在這一瞬間,這一道氣息直接是如同漣漪般順著道海核心向著四周無數界域彌散而去。

  大千世界無數神主及以上的強者再一次感應到了。

  “走!”

  見此,白炎夫妻三人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從此處離開。

  沒有留下絲毫痕跡!

  ………

  (本章完)

  【重要提醒】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06-29 02:41:10, Processed in 0.03748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