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3章這不公平
作者:書海閣      更新:2022-06-23 17:58      字數:3215
  要是雙方擺開陣型,以三段擊禦敵,靠著手中精良火器和用鞭子軍棍打出來的軍紀,他還能掙紮一段時間,給磐石營造成一定的傷亡,可如今一片亂戰,這支靠重餉招募,靠嚴苛軍法維持的軍隊立刻露出了本來麵目。

  橫山和一直都認為練好隊列就能戰無不勝,麾下鄉兵的所有訓練都圍繞這一點展開,沒多少近身搏殺的能力。

  剛一衝進煙霧裏,他們就吃了大虧,如果是落單的鄉兵,會被兩人一組的磐石營官兵圍毆,若是幾個聚攏在一起的鄉兵,軍官直接舉起轉輪手銃射擊。

  槍聲,慘叫聲不斷在橫山和耳邊響起,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距離自己如此之近,雙腿之間一熱,一股液體徑直流了出來。

  素來吹噓自己勇武的橫山和沒想到自己有這麽慫的時候,可他也沒時間羞愧了,一雙人腳正在一步步走過來。

  發現對方是衝著自己來的,橫山和裝死也沒用,怒吼一聲,鼓足勇氣劈砍出手中腰刀。

  右腳抬起將腰刀踩在腳下,葉天直接單手將橫山和拎了起來。

  “放開,放開我!士可殺不可辱,有種你殺了我!不要羞辱我!”

  雙眼向下一掃,葉天一臉鄙夷道:“就你,還不可辱?你不知道,你已經‘自辱’了麽?”

  “你到底要怎麽樣?”

  “簡單,我想找你借樣東西。”

  首發網址。co

  聽到葉天的話,橫山和差點再尿出來,這句話他在戲樓可沒少聽過,台上隻要說了這句戲詞,那後半句肯定是“借你人頭一用”,隨後便是手起刀落。

  就在橫山和內心掙紮,自己是立刻求饒還是傲嬌一下在求饒的時候,他已經被葉天拎著衝出了煙霧。

  “賊將橫山和在此,不想死的,將刀槍丟到地上,否則格殺勿論。”

  橫山和率眾衝鋒,原想鼓舞士氣,一戰而成,沒想到自己是主動送人頭,讓葉天輕而易舉執行了斬首行動。

  此時煙霧已經漸漸散去,鄉兵們也都看清楚了戰況,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原本人人有虎蹲炮發威,他們衝上去隻是收割人頭而已,可實際上,卻是自己傻乎乎的衝上去送死。

  遍地都是同袍的屍體,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他們被騙了。

  “賊將橫山和已就擒,爾等還不束手就擒!”

  “丟掉武器,全部蹲在地上,否則格殺勿論!”

  “橫山和都被擒拿,你們想死麽?立刻投降!”

  這段時間,磐石營官兵突擊學習北安語的成就顯現出來,雖然大多數人還不能用北安語對話,可招降的話,都能保證字正腔圓。

  聽到磐石營的呼喊,再看看提著他們主將好像提著一隻小雞的葉天,鄉兵們徹底沒了鬥誌,不是轉身而逃,就是跪地乞降。

  “不公平,這不公平!”

  “哪裏不公平?”

  聽到葉天的問話,橫山和就好像遭到過十幾個壯漢的蹂躪一般,滿臉都是悲憤和委屈。

  “我為了這支鄉兵傾注了所有心血,不惜去做奈田永的走狗,就是為了能讓他們擁有最精良的武器,我每天住在軍營,和士兵們吃著一樣的飯菜。

  每次訓練,我都衝在最前麵,士卒們若是受傷,我甚至會親手給他們包紮傷口!

  愛兵如子,我做到了!身先士卒,我做到了,足糧足響,我做到了!甚至剛才,我也是衝在最前麵!我什麽都做了,為什麽!為什麽還是不能成功!這不公平!”

  橫山和囉嗦了這麽多,不過葉天還是聽明白了,這貨不是因為戰敗不甘心,而是在為他費盡心思,卻依然無法出人頭地而憤怒。

  上次法場,鄉兵臨陣倒戈,那時帝黨無人可用,隻能讓橫山和戴罪立功,可這次官衙保衛戰,鄉兵一觸即潰。

  橫山和知道,帝黨再假仁假義,也不會養一條隻會吃不會咬人的狗,自己的下場,不堪設想。

  “知道你為什麽會一敗再敗,為什麽永遠都無法出人頭地麽?”

  “為什麽?”

  “我知道,可我……憑什麽告訴你?”

  聽到葉天的話,被生擒後一直很老實的橫山和突然劇烈掙紮起來,一副要和葉天玩命的架勢,顯然,葉天這次已經深深傷害了他脆弱的心靈。

  直到他看到一隊身背巨大盾牌的磐石營士卒,才安靜下來。

  虎蹲炮雖說殺傷麵積巨大,可打出去的炮子穿透力不強,根本打不穿磐石營精鋼打造外麵又裹了一層牛皮一層打實棉花的防彈盾牌。

  在虎蹲炮開火之前,背著大號防彈盾牌的士兵已經轉身,讓其他士兵躲在盾牌後麵。

  橫山和最大的底牌打出來聲勢浩大,可殺傷力,實在是小得可憐。

  炮響之後,十幾個士兵直接丟出了燃燒彈,讓鄉兵看不清戰果,稀裏糊塗衝進來。

  就算他們不上鉤,想打中濃煙中的目標也很困難,能有效降低磐石營的傷亡。

  橫山和或許也知道,就算沒有防彈盾牌,沒有煙霧彈,他麾下那些鄉兵對於磐石營來說,依然是一個衝鋒就能解決,可他內心不願承認。

  不是自己太無能,而是敵人太強大,對,就是這個原因,都怪皇帝和奈田永,不肯給他的鄉兵也裝備防彈盾牌和煙霧彈,否則他一定能贏!

  鄉兵被擊潰後,官差們根本沒膽子和磐石營玩命,整個官衙也就成了不設防狀態。

  沈若辰帶人重新大堂時,就看到依然穩穩坐在太師椅上的淵理沙,和濱田春帶領的宮廷侍衛。

  作為真木泉身邊最大的釘子,濱田春一直都是伊織的死忠,甚至敢出言違抗皇帝的旨意。

  可帝黨有了大周皇家銀行的借款後,也變得財大氣粗起來,兩萬銀元,直接砸歪了濱田春的屁股,讓他衝相黨的死忠變成了帝黨的擁躉。

  此時他就像個真正的忠誠衛士一般,站在淵理沙的身邊,橫刀抽出一截,對沈若辰虎視眈眈。

  “人呢?”

  淵理沙喝了一口茶,冷冰冰的問道:“什麽人?”

  “你少裝糊塗!我問的,自然是騤亭侯侄女,安津美小姐!”

  “這裏沒什麽權貴之女,隻有女囚安津美,不知道你問的人,是不是她?”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06-29 02:13:09, Processed in 0.05235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