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詩詩,你怎麽看
作者:楊家姑娘      更新:2022-06-23 02:22      字數:2228
  直到倆人出了住院部,陳金巧才問到何海芳:“芳兒,你拉我幹啥?你聽聽那個畜生說的什麽混賬話!我是真後悔啊,當初咋就沒掐死她!”

  “媽,你打她罵她有用唄?萬一把她打跑了可咋弄,你忘了咱們把她弄回來是為了啥了?”

  “對對對,正事重要。”陳金巧摸了摸何海芳的臉:“還是我們芳兒聰明,你看媽差點給壞了大事。”

  “媽,這幾天咱倆都忍著點,她愛說啥說啥,我這幾天還得過來醫院這邊,你趁著趕緊去跟那邊談,要的價高一點。”

  本來他們打算將何海芳嫁給一個老光棍的,但另有人找上門來,給的彩禮更多,隻是要嫁的地方比較遠。

  可對她們來說,這可是大好事,又能弄到更多的錢,又能把何海芸給弄走,因此立即就答應了下來。

  “行,這事你包在媽身上。”陳金巧拍了拍胸口:“小畜生,還跟我耍開威風了,能耐的她,到時候讓她滾得遠遠的,省得氣我。”

  第二天一早,何海芳就過來了,還給何海芸買了早點。

  反常必有妖,何海芸蹙緊了眉頭,直接開口問到何海芳:“你在打什麽主意?”

  “

  你這話說的,我能打什麽主意?我就是看你昨天一下車就來了醫院,也沒吃東西,想著你應該是餓了。”

  何海芳把東西放好:“你要覺得有毒,那就別吃。”

  說完轉身提著另一份早點出了病房,去給高亮送了過去:“高大夫,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感謝你對我這陣子的照顧。”

  “心意我收下了,這就不用了。”

  高亮盡量不收患者送的任何東西,除非實在推脫不掉的。

  “你是不還在為之前的事生我的氣?”何海芳眼神黯淡,雙手垂在身前,讓人看著很是可憐。

  “沒有。”

  “這就隻是一份早點。”何海芳歎了口氣:“不怕你笑話,家裏現在也就能送你這點東西了,不過好在我妹回來了,能把我爸之前欠的醫藥費都給補上。”

  作為醫生,這種情況高亮見過太多太多了,甚至有比何家更讓人唏噓堵心的,但每一次,他心裏還是會特別的不舒服。

  “就這一次,下次不要再送了,我其實也沒幫你什麽。”高亮從何海芳手裏拿過了裝著早點的塑料袋。

  何海芳笑著點了點頭。

  等何海芳走後,有小護士過來問到高亮:“高大夫,

  剛才那個就是之前纏著你的那個神經病女人吧,她這是又纏著你了?”

  高亮搖了搖頭:“沒有。”

  何海芳回到病房,見何海芸沒吃她買的早點,她也不介意,自己吃了。

  “大夫說爸這個情況以後就這樣了,不能總住在醫院裏,咱家也沒那個條件。

  我回去跟媽商量了下,想著過幾天就給爸班裏出院手續回家。”

  “那幾個人抓到了嗎?”何海芸問何海芳。

  “抓什麽,黑燈瞎火的,沒一個人看見是誰打的爸,咱們隻能自認倒黴。

  媽歲數大了,我不忍她出去找工作,等爸回了家後,我就會出去找工作,好壞能掙點錢。

  家裏的錢基本上已經沒了,幸好你回來了,要不然我跟媽真就得喝西北風了。”

  何海芸覺得特別的詭異,何海芳竟然會跟她坐在這裏,倆人心平氣和的來說這些事。

  “你這麽看著我幹嘛?”

  何海芳笑問到何海芸:“是不覺得我跟之前不一樣了?這人都會變的,你不也變了嗎?家裏最近出了好多事,我倒是還想跟以前一樣,可不行了啊。

  你說得對,你管爸媽是天經地義,但沒理由管我。

  而且我以前還那

  樣對你。”

  “海芸,你恨我嗎?”何海芳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正色問到何海芸。

  何海芸還是沒說話,何海芳自問自答:“如果咱倆換一下,我肯定會恨你,所以你應該也是恨我的。

  不過你應該恨我,隻是別恨爸媽,這些年爸媽是一直偏心我,可他們也是把你當閨女的,要不然在你出生時,就像媽說的,她就能直接把你給掐死。”

  “那我應該還感謝媽手下留情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想恨我們誰都可以,隻是我也希望你能記得爸媽對你的好。”

  何海芸扭頭看向窗外,她眼睛特別的酸。

  何海芳見何海芸這樣,知道何海芸將她的話聽了進去。

  果然還是那個傻子。

  何海芳在心裏嘲笑到何海芸,她就知道隻要自己說點好聽的,何海芸就還是會變回之前那樣。

  何海芸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都不知道何海芳多會離開的。

  獨自在醫院陪了兩天床,這天傍晚時,何海芳再次過來:“你回家去休息休息吧,今晚我在。”

  何海芸收拾東西離開,在病房門口回頭看了眼何海芳。

  其實這幾天

  她一直覺得挺奇怪的,何海芳不

  是能說出那些話的人,而且她就是特別的不得勁兒,但又說不上來是哪兒出了問題。

  總之非常的詭異。

  就像何海芳此時,她穿著打扮跟平常其實沒區別,她一直都打扮的特別漂亮,還愛噴香水。

  可何海芸卻感覺她不是來陪床的,反而像是來約會。

  出了醫院,何海芸到醫院附近小店給陸詩詩打去了電話,她知道陸詩詩擔心她,而且她有些想不通,需要跟她說說。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也許陸詩詩會點出來這其中的關鍵。

  把情況都跟陸詩詩說完後,何海芸問到:“詩詩,你怎麽看?”

  “你覺得她是那種懂事,通情達理的人嗎?”

  何海芸立即否認:“不是。”

  “你這心裏其實已經有答案了啊,雖說有些人在經曆一些變故後,有可能會改變,但江山易改,稟性難移。

  而且你姐那個人怎麽看都不是那種因為你爸這樣,她就能突然懂事的人。”

  “那她為什麽這樣?”

  “你有沒有想多給你媽點錢,或者為了照顧你爸想調回南豐?”

  陸詩詩了解何海芸,因為從小沒有得到家人的溫暖,所以她特別渴望,而且也格外的珍惜。

  (本章完)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08-19 13:51:29, Processed in 0.04378 second(s).